天利十八姨

1902年,200斤,鸵鸟胃

【贾正】|我要换锁(一发完)

所有内容都是本人瞎说的。

 

 

 

 

 

【1】

阳光从没拉紧的窗帘缝隙中透进来打在朱正廷眼皮上的时候,时针才刚过六点。

 

大概是被光线直射得不太舒服,朱正廷翻了个身,把裸露在被子外面的手臂也收了回来,紧紧地抱住了身边的温暖源,把脸也紧紧埋了进去,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

 

——今天的被子怎么有一股某人身上沐浴露的味道,好甜。

 

朱正廷费老半天劲掀开右眼眼皮,触目所及之处是棱角分明的下巴和微微张开的嘴唇,呼出的温暖气流缓缓地抚过他的额头,给头皮带去一阵酥麻的电流,却惊得他浑身汗毛倒立:

 

“卧槽,黄明昊你怎么又在我床上!”

 

 

 

 

 

【2】

黄明昊下楼的时候朱正廷已经坐在餐桌上吃饭了,白粥配吐司,中西结合,看起来吃得津津有味,实际上思绪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Justin,你们今天早上闹什么呢,那么大动静。”

 

毕雯珺给他拿了一杯豆浆,略带担心地看他。

 

黄明昊笑着接过,走到朱正廷旁边空着的位置坐下:“没事啦,就不小心从床上掉下来了。”

 

“注意安全。”

 

“好啦。”

 

漫不经心撕着吐司边的朱正廷好像才回过神似的,脸上表情动摇了一下,用吐司挡着脸悄悄问一句:“你腰没事吧?”

 

黄明昊自顾自地给自己碗里添着早点:“没事啊,能有什么事,不就是被人从床上踹下去吗?”他偏过头在那人耳边压低了声音:“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你还说!”朱正廷恨不得把整片面包塞他嘴里,“你干嘛老是跑到我房间睡?”

 

“谁知道呢,我梦游也说不定。”

 

朱正廷看他那一副啥都无所谓的样子就来气,每次好好跟他说话的时候都不正经回答,不是扯东扯西避而不谈就是说这种一听就很敷衍的话来气他。

 

我一定要换锁!

 

朱正廷原来睡觉时不锁门的,直到接二连三经历了早上起来自己床上多了个人这种限制级穿越剧场景,而且黄明昊还什么都不解释,叫他一头雾水的同时又不好发作什么,实在憋屈得很。

 

还是换锁吧,一了百了,你好我好大家好!

 

 

 

 

 

【3】

锁匠来的时候黄明昊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影,朱正廷带着师傅从他身后走过去时瞥了一眼,认出那是王大导演早些年的作品。黄明昊最近接了他的新戏,过几天就要进组了,想来是在熟悉他的拍摄手法吧。

 

他带着人上了楼,黄明昊才回头向楼梯的方向看了一眼,不过片刻就调转视线,集中到电影上面去了。

 

半小时后师傅换好门锁,朱正廷把他送到寝室门口,师傅结了工钱也就离开了。

 

再次经过沙发的时候却被叫住了:“朱正廷。”

 

朱正廷停住,也没有看他的方向,照常目视前方:“怎么了。你知道公司说过的吧?我这么做合情合理。”

 

哼笑的声音从身侧传来,黄明昊把两只手背在脑后靠在沙发背上,侧过头来:“我知道啊,我什么意见都没有,就想问问你晚上想吃什么。”

 

朱正廷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上楼了。

 

 

 

 

 

【4】

第二天朱正廷起床的时候,身边果然没再见到黄明昊。

 

他们今天有个品牌代言的拍摄,一早便要动身前往录制场地。

 

组合出道快半年了,借由之前一档选秀综艺攒够了人气和名声,这些日子以来倒也是代言不断,公司也为他们一再调整战略和定位。

 

这其中名利的弯弯绕绕他们无权参与,公司需要的只是他们乖乖照做就好。

 

下车的时候一如既往的被粉丝包围了,安保人员艰难地为他们辟了条堪堪走过一人的路。

 

黄明昊下车之后下意识地停顿,伸手在车顶的位置挡了一挡,侧过身让朱正廷下车。周围有粉丝注意到发出不小的惊叫,朱正廷下车的动作缓了一秒,没有看他,拉着从另一辆车过来的毕雯珺走了。

 

后面下车的李权哲笑嘻嘻地拍拍他的头:“看见你这么孝顺,爸爸觉得心里暖暖的。”

 

黄明昊似笑非笑地看他,揽过李姓儿子的肩膀:“乖,这是爸爸应该做的。”

 

 

 

 

 

【5】

黄明昊进组前一天晚上,除了范丞丞因个人行程飞了外地,其他几个人正赶上都没行程,在宿舍里小小地办了个饯行宴。

 

李权哲举杯起舞:“喜贺黄明昊同志成为继李聪同志之后的影视资源第二人,希望他不负众望,再创辉煌!”

 

可惜仓鼠君舞了没几秒就被暴力镇压,朱正廷毫不犹豫地扑过去问候他的小脑袋瓜子:“滚你丫的,胆肥了敢挑战我的权威了是吗?”

 

“我错了我错了!”

 

“哼,这还差不多。”

 

朱正廷拍拍手坐回原位,倒是正好碰上对面黄明昊还没收回的目光,他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举起酒杯:“话是这么说,还是祝你进了剧组一切顺利,好好表现,别给我们NEXT丢人了!”

 

黄明昊也学他,端起盛了雪碧的酒杯:“我会的。”

 

朱正廷别开目光,仰头喝光了酒杯里的液体,他这可是实打实的红酒,不细品就算了居然不过喉地吞了下去,当真暴殄天物。

 

其实朱正廷清楚,黄明昊这几天不是在看王导的电影就是在看剧本揣摩人物,他这个人看起来漫不经心的,一旦对什么事情认真了就一定会负责到底。况且这是他的第一部电影第一个角色,上心程度自然不必多说。

 

这一进组就是月把光景,想来还是他们认识以来第一次分开这么久。

 

都说幼儿期和青春期是一个人生长速度最快的时候,猝不及防碰上这么一遭,朱正廷想起初见时不过到自己肩头的小男生如今已经隐隐有了越过自己的势头,自初次见面交握在一起的手也该松开了。

 

哎,其实早就松开了。

 

 

 

 

 

【6】

几个人一闹腾,成年的一晚上喝了不少。朱正廷更是,刚开始还拿着酒杯小酌,后来大概是喝上了头,竟然毫不顾忌地抱着酒瓶子喝了起来,谁劝跟谁急。

 

毕雯珺一手一个,拎了黄新淳和丁泽仁往房间丢。未成年没喝酒的李权哲看了一眼已经把朱正廷扶起来的黄明昊,心想这个世界不需要我,我自己坚强地洗洗睡就好了。

 

 

 

 

 

【7】

这回从窗帘缝隙中漏进来的换成了月光,它缓缓地在地面、床头流过,悄无声息地撞破有心人的秘密。

 

喝多了酒的人觉得口干舌燥,扯了扯领口发出一两声轻微的梦呓却迟迟不愿醒来。

 

他不知道沉浸在哪一场灯火通明的舞台之中,有人轻拍他的胳膊以示安慰,让他不用顾及身后涨到极致的气球放心大胆往前走;又或许是哪一场品牌活动的直播现场,他接过一杯粉红色的液体,嘴里说着这是砒霜吗却喝了一口又一口。

 

唇上感觉到一片清凉,有人小心翼翼地用棉签蘸了水喂他。他皱了皱眉,换来那人更加轻微细致的动作,但其实他想说的是——

 

不用那么小心,为什么不能更用力一点地爱我呢?

 

不过他的心声或许只有月亮知道。

 

良久,有一片羽毛悄悄抚过他的额头、脸颊、鼻尖,最后缓缓落在他被浸润的唇上,消散了。

 

 

 

 

 

【8】

最近毕雯珺的胳膊很疼。

 

朱队长在饭桌上语重心长地说:“雯珺,你是不是背着我们去举铁了?”

 

正在啃鸡胸脯肉的毕雯珺:“……”

 

朱队长继续语重心长:“报纸上都说了,年轻人适度健身可以,不要举铁。相信我,粉丝们不希望看到你的肱二头肌比脑袋还大的。”

 

邻座的李权哲喷出了一口汤。

 

做他对面的丁泽仁默默把椅子挪得远了点:“对啊雯珺,而且我看你最近精神也不太好,晚上睡不好吗?我那有安神片你要不要?”

 

毕雯珺连忙摆手:“不用不用,我没事,可能最近行程多了还没调整过来,过几天就好了。”

 

朱正廷看着他,若有所思。

 

 

 

 

 

【9】

事情败露在黄明昊杀青回宿舍的那一天。

 

凌晨三点半,毕雯珺关掉床头的闹钟,行尸走肉一般下床,往隔壁黄明昊的寝室走去。

 

黄明昊房间里的布置跟朱正廷那间差不多,此时那张标配一米五宽的小床上隆起一个小山包,有人缩着身子在上头睡得正香。

 

毕雯珺深吸一口气,一手拉过胳膊一手穿过膝弯,把人从床上抱起来往外走。他没料到变故丛生,一阵突兀的铃声在寂静的房间里响了起来,他被吓得一哆嗦差点没把人直接丢地上——

 

然后他就看见怀中原本沉睡的人动弹了一下,不知道从哪摸出一个手机。

 

屏幕被摁灭了,人也完全清醒了。

 

“毕、雯、珺——我需要一个解释!”

 

 

 

 

 

【10】

“全是黄明昊的锅!”

 

凌晨四点,宿舍客厅的灯明晃晃地亮着,朱正廷坐在沙发上,一米八七的抚顺人委委屈屈地站在他对面。

 

其余四个人裹着被子相互靠成一团,差点没睡过去。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晚上睡觉会梦游,而且每次都会跑到黄明昊床上去?”

 

朱正廷觉得自己22年来的三观在受到挑战。

 

毕雯珺老实巴交地点点头:“之前justin每次都会把你抱回自己房间睡觉,但现在他不是去剧组了吗,就拜托我来做这件事,而且叮嘱我不要被你发现了。”

 

这叫个什么事啊——

 

朱正廷想到他之前每天早上起来看见黄明昊睡在边上时候的反应,还有他请人来换锁的事,怪不得、怪不得黄明昊说什么意见都没有,因为根本就是他自己梦游,那这锁又怎么锁得住他呢?

 

他又不由自主想起那个晚上轻飘飘的吻。

 

“啊啊啊啊啊啊!”轻飘飘个屁不要再飘了我毛都给你拔光!

 

昏昏欲睡的四个人被他这一声吓得一激灵,险些成团从沙发上滚下去,范丞丞迷迷瞪瞪地看他一眼:“发、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你们回去睡觉吧!雯珺也是!”

 

几个小的瞬间就散了。

 

毕雯珺悄悄瞥了朱正廷一眼,心说justin你自求多福吧兄弟帮不了你了。

 

 

 

 

【11】

黄明昊当天回的宿舍,不过已经是另一个深夜了。

 

他踏着11点59分的月光进了自己房间,床上被子一如既往地鼓着。他借着不甚明朗的月色,看见朱正廷大半张脸埋在被子里,只露出眼睛眉毛部分和一头乖顺的黑发。

 

轻手轻脚地把行李箱和背包放在一旁,黄明昊弯下腰想帮他把被子往下拉一些,却猝不及防对上一双清明的眸子,下一秒已经被人抓住手腕重重一扯,整个人失去平衡倒向床上。

 

他顾及着不能直接压到朱正廷身上,两者胳膊肘抵在人脑袋两侧,瞬间两人的距离不过一掌厚度,呼吸交杂在一起,一时竟分不清是谁的心跳声乱如擂鼓。

 

“你,都知道了?”

 

黄明昊小心打量他的神色,脸上竟然浮现出当初等待排名发布时也不见得到这程度的紧张。

 

“对,我都知道了。”朱正廷十分坦荡地躺在他身下,一双眸子紧紧地盯着他,“黄明昊,你有没有话想对我说。”

 

“我……”温州小机灵的脑子打了结,“我送你回房间吧。”

 

话说出口就像咬了舌头,黄明昊抿着嘴,再说不出什么话。

 

“哼。”

 

“黄明昊啊黄明昊,我要听公司的话,你就也真的顺从地跟我保持距离。每天大半夜把我送回房间,然后再回自己房间睡,你知道你为什么长不高吗?”

 

“……”黄明昊眼神暗了暗,却是不再闪避直直望进他眼底。

 

“脑子太笨也是会影响身高发育的。”

 

疾风骤雨向来毫无预警。

 

大风刮走了摇摆不定的羽毛,雨点便毫无停顿地补上空缺,无一处放过,碾过他在月色中发亮的眼尾,流连过不施粉黛的侧脸,最后狂风暴雨过境,降落在形状姣好的唇畔。

 

朱正廷坦然承受。

 

就这样爱我吧,无顾忌的,带上少年心性的勇敢。

 

 

 

 

 

 

【完】2018/8/12

------------------------------------------------------------------------------------------

呃。

 

不知道在写什么。

 

非常非常谢谢观看了。

 

 

 

 

 


评论(111)

热度(1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