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2年,200斤,鸵鸟胃

【贾正】|寻人启事(一发完)

所有内容都是本人瞎说的。

 

 

 

 

 

  

【1】

某大学舞蹈老师兼富二代的朱正廷捡了只猫,蓝白英短,养了好几天了不见主人来认领,见天就知道白吃白喝还欺负原住民五百万,关键是五百万还乐在其中就爱凑上去挨打,朱正廷:???我家妹妹是个抖M吗?

 

他觉得不行,为了五百万和谐美好的童年生活,为了五百万健康快乐的身心发展,得让猫主人知道猫在他这,于是上小区门口布告栏贴了个寻人启事。

 

内容如下——

 

寻人启事(一号宋体,加粗,居中,1.5倍行距)

 

这是谁家的猫走失了?我已经帮你养了好几天了,天天在我这白吃白住还欺负狗。主人看到请联系我领回!电话:139xxxxxxxx 朱先生。(四号宋体,两端对齐,首行缩进2字符)

 

下边还附了张图:

 

 

瞧瞧这嚣张跋扈的猫,看看我可怜兮兮的狗,救救孩子吧!

 

朱正廷仰天长啸。

 

“喵呜——”

 

英短甩甩尾巴,优雅地趿着步子蹭到他的脚边,后边跟着一只亦步亦趋的黑色小法斗。

 

“噢,我的小心肝,”朱正廷弯下身子把猫抱到自己腿上,毫无顾忌地把脸埋到它柔软的肚子上,“爸爸爱你!”

 

嗯,真香。

 

 

 

 

 

 

【2】

于是朱正廷开始巴巴地等人来联系他,然后三天过去了,他接到了无数个推销电话。

 

“先生人寿保险了解一下?”

 

“对不起我不要。”

 

“先生我们这套房子地段优良采光良好balabala……”

 

“不好意思我穷得连话费都交不起。”

 

……

 

夕阳西下,朱正廷孤独地枯坐在落地窗前的地毯上,左腿盘着一只猫右脚趴着一只狗,人生赢家的眼角盛着一颗晶莹的泪珠,手边是不断跳动着陌生号码的手机。

 

啊——我真的再也不想接电话了。

 

“请问你是朱先生吗?”

 

“我身体倍儿棒不要保险,我房子新买的套牢了没有闲钱不想投资,所以也别叫我买房。还有我骑的共享单车不用买车险……”

 

电话那头的人笑了一声:“那您需要我帮你叫个外卖吗?”

 

“……”别说我还真有点饿,“您有事吗?”

 

“噢,是这样的,我看到了您贴的告示,我是ting宝的主人,我姓温。”

 

朱正廷:“……”

 

 

 

 

 

 

 

 

【3】

温是温州人的温。

 

ting是哪个ting我就不知道了。

 

朱正廷揉了揉发红的耳朵,这人叫宠物的声音这么温柔的吗,而且这什么鬼名字我还以为你在叫我呢。

 

然后他们加了微信。

 

猫咪头像的主人发来这样一条消息:tin宝麻烦您照顾了。

 

噢马的,是这个tin啊。(朱正廷式白眼)

 

从聊天中朱正廷得知,温州人也是本小区的一位住户,因为工作的原因常年在各地奔波,大概是钟点工上门打扫的时候没注意关门让ting宝跑出门,他也是最近回家才发现,所以过了这么久才来联系朱正廷。

 

“钟点工已经辞退了,但是我马上又要飞长沙,时间紧来不及再找一个,可以麻烦你再帮我照顾ting宝一下吗?”

 

这段是语音发的,普通话很差的温州人依旧是tin\ting不分。

 

重度声控的朱老师毫无立场地答应了。

 

怎么说呢,他觉得这位温州人的声音跟他曾经认识的一个人有点像,不过那个人才没这么有礼貌,只懂得皮和撒娇。

 

而且朱正廷应该这辈子都不会再遇到他了才对。

 

 

 

 

 

 

 

 

【4】

然后就是一个类似于网恋的过程,随意感受一下。

 

tin爸:朱老师你的狗美得不是很明显。

 

五百万哥哥:但是温先生你的猫胖得很瞩目啊。

 

……

 

tin爸:朱老师我给你寄了两斤小龙虾。

 

五百万哥哥:你知道我会做菜吗你就敢给我寄活的来?!

 

……

 

五百万哥哥:今天去了海边【光脚丫踩水小视频】

 

tin爸:好巧,我也去了【沙滩写字图片】

 

……

 

tin爸:路遇当红演员hmh【地铁站推广投屏】

 

五百万哥哥消失了。

 

tin爸:???人呢

 

五分钟后五百万哥哥爬了上来:啊不好意思困到睡着了。

 

tin爸:噢也不早了,晚安吧。

 

五百万哥哥:晚安。

 

 

 

 

 

 

 

 

【5】

聊天聊多了朱正廷觉得温州人确实很对自己胃口,经常是捧着个手机坐在饭桌上都能傻笑,每到这个时候tin宝都会自觉离他远点,不过没用,朱老师长臂一捞就把小家伙唠叨怀里一顿蹂躏,边揉边嘴角恨不得咧到耳根,仿佛他摸的不是一只猫而是别的东西。

 

三天啊。

 

堆了百来页的聊天记录,也不知道两个大男人哪来这么多好说的。

 

直到第四天傍晚,朱正廷接到电话:

 

“我回来了,方便来接ting宝吗?”

 

 

 

 

 

 

 

【6】

马上要见到内心暗自有些好感的人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呢?

 

朱正廷的想法是:噢马的万一他长得很丑怎么办……

 

 

门铃响了。

 

门开了。

 

朱正廷见到了人。

 

然后啪的关上了门。

 

门口的人很好看,网恋完全不会担心见光死的那种好看。黑色的额发被梳上去露出额头,剑眉星目,两颊的线条较之从前更为分明,褪去了十六七岁少年时期的稚嫩感,取而代之是更上一层楼的凌冽气势。

 

来势汹汹。

 

但被挡在了门外。差点。

 

看见朱正廷动作的那一瞬间他就用手抵住了门,朱正廷一边推搡着又要担心夹到他的手,越发力不从心,只能咬牙切齿:“黄、明、昊!你有事吗?”

 

“正廷,开门。”

 

朱正廷死都不想开门,就像他这辈子死都不想再看见黄明昊一样。

 

然而门还是开了。

 

两军对峙,朱正廷看着主动凑上去的tin宝什么都明白了。他退后半步靠着墙壁,右手下意识地搭在左手手臂上,是个缺极了安全感的姿态:“tin宝你带走吧,我就不送你们了。”

 

黄明昊弯腰抱起tin宝,又把视线放到朱正廷身上,宽大的背心短裤——朱正廷在家的时候一向是随着性子怎么舒服怎么来的,他从领口处排布明显的锁骨到人字拖中不自觉绻缩的脚趾一一扫过,最后又回到那人修长白净的脖颈。

 

“你有女朋友了?”

 

“没、——有没有都跟你没关系吧?”

 

“当然有关系了。”黄明昊把tin宝重又放回地上,让它跟一边挠了他脚背好几下的五百万交流感情,然后缓步向朱正廷走去。

 

“不然我接下来做的这些事情,不就没有意义了吗?”

 

 

 

 

 

 

 

【7】

接下来,没有车(。

 

兔子逃命的第六感告诉朱正廷现在不跑可能会发生一下很可怕的事情,但是他的跑路计划失败了,后背重新抵上墙壁的那一刻朱正廷想的是:回头我一定要把墙壁也铺上绒布……

 

当下没有绒布,但黄明昊很贴心地用手垫在他的脑后,顺便把他压向自己,准确无误地碰到了嘴唇。

 

朱正廷之前刚吃了一个草莓味的布丁,黄明昊、黄明昊不知道吃了什么,他哪还有脑子去琢磨对方吃了什么,光是那人身上一如从前的佛手柑的味道就已经够让他不知作何反应了。

 

另一只手原本是扶在他腰上的,渐渐也转移了阵地,从宽大的背心下摆从善如流地滑进去,路线熟悉得仿佛在逛自家后花园,绕过腰窝向前,在脐眼的位置流连一阵,安抚过因为战栗肌肉收紧而浮现的隐隐的腹肌轮廓,径直向上。

 

而此时黄明昊的嘴唇也缓缓下移,不疼不痒地咬着他颈侧的那一小块皮肤。

 

“朱正廷,你有女朋友吗?”

 

“关你什、嘶——你还敢咬人!”

 

“有女朋友吗?”

 

“……”

 

“没有。”

 

“男朋友呢?”

 

“没!有!”

 

黄明昊似乎很满意他的回答,把他抱在怀里又重重亲了一口,嘴唇压着嘴唇摩挲了好几下才放开,转身向厨房走去。

 

剩下一脸懵逼的朱正廷和看了半天好戏的tin宝、五百万对视了一眼:“你干嘛去?”

 

“做蛋包饭给你吃,刚你肚子叫得可响了。”

 

“……”

 

“还有,”黄明昊转头看他一眼,“回房去换一身衣服。”

 

朱正廷低头看了看被卷到腹肌以上的背心和皱巴巴的裤子:“……”

 

我日。

 

托谁的福啊?!

 

 

 

 

 

 

 

【8】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七年前朱正廷是黄明昊饭圈里最出名的那个粉头。

 

他资历老,从黄明昊还是练习生的时候就开始做应援,从节目下车传闻要被雪藏的那段时间也没有离开,仍旧会定期发出从前没公开过的新图稳固人心;

 

他肯花钱,虽然当时还是个大学生但奈不住他家境好,又是家中老幺,父母对这方面想来只要他开心就好,因此做的应援地推都是圈内头一份;

 

最后一点,他性别男,长得好看。

 

黄明昊认识他,正式出道前一天加了他的微信,两个人是秘密好友的关系。

 

一个承诺过不会忘记,一个保证过不会离开。

 

友情变质的时候是爱情的开始,也是关系毁灭的倒计时。

 

他们谈起了恋爱,舞台上和观众席似有若无的对视,机场时接过礼物触碰到的牵手,签名会上毫不遮掩的“To我最爱的zzt”,他们把这当作秘密,享受世间独一份的知情权,在看不到的拉上窗帘的地方接吻。

 

然后被拍到,被曝光,被群起而攻之。

 

其实那张照片光线正好,十九岁的黄明昊染着灿烂的金发,把插好吸管的奶昔送到他嘴边,碎了冰花盈满笑意。朱正廷只露出了侧脸,但他知道自己看向黄明昊时,眼中应当是同样含着笑的。

 

不过没用,谁管你爱不爱,逾距就该受到惩罚。

 

朱正廷完全联系不上黄明昊,课业顾不上,在家中枯等了三天,最后等来了公司的一纸声明:本司艺人黄明昊与其粉丝网传合照系该粉丝自导自演,恶意构陷……

 

两天后,朱正廷注销应援网站,微博销号,坐上了前往洛杉矶的飞机。

 

 

 

 

 

 

 

 

【9】

给法斗取名的时候朱正廷想了很多,最后决定“五百万”。

 

原因是他那段时间没心思吃饭瘦了很多,他姐看不下去了,见他又不肯出门,便搬来自己的电脑拉着他一起开始追剧。

 

《霸道总裁的腹黑保洁小妹》。

 

《百万新娘之契约来的妻》。

 

《隐婚老公:离婚请签字》。

 

……

 

甭管情节多离奇男主多有钱,总之标配一句话:

 

男主妈妈:“给你五百万,离开我儿子。”

 

朱正廷:“所以我要叫它‘五百万’,祭奠一下我死去的初恋,马的连五百万都没给我还往我身上泼脏水,什么@#¥%&*……”

 

 

 

 

 

 

【10】

“那我给你五百万,你跟我在一起?”

 

黄明昊左手撑脑袋右手撸狗(猫在朱正廷腿上),看对面拿着刀叉对付一盘蛋包饭的人,诚心诚意地发问。

 

“哼,我自己有。”

 

得,忘了这人也是个富二代。

 

“你不跟我在一块我就撕票了。”

 

黄明昊把两只手放到五百万脖子上,表情凶狠,偏偏傻孩子听不懂人话,以为跟它闹着玩,伸出舌头就去舔他的手。

 

黄明昊:……

 

朱正廷翻了个白眼:“幼稚死了。”

 

黄明昊把手缩回来,小声道:“你不就喜欢幼稚的。”

 

“你说什么呢?”

 

“我说——”提高音量,“那我再想想办法——”

 

反正不管怎么样,你都会喜欢上我。

 

 

 

 

 

 

 

【11】

黄明昊被没收了手机,切断了网络,顺便限制了出行,在那三天里。

 

实际上当经纪人说事情已经解决了的时候他就知道事情要糟,三天来忐忑不安的心脏给他来了个跳楼机式升空坠地,灯光闪烁了两下,彻底熄灭了。

 

就像朱正廷这个人,在他的天空做了两年翩然自若的云,骤然凝聚成团,下成雨,消散于无形,再寻不到踪迹。

 

他在两年前与公司解约,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顺便送了前公司一份大礼:检举公司老总非法运营地下产业链,现在前公司已经被其他大公司收购了。

 

25岁那年他凭藉一部《无名》拿下最佳男主角,次月便宣布转战幕后,专心搞工作室去了。

 

消息一出,愣是在热搜榜上挂了三天。

 

不过他不关心,他前半个人生的梦想已经达成了,谁还能拦着他去追求下半生的幸福不成?

 

But。

 

“我真没想到最后成全我的居然是我亲爱的ting宝。”

 

“温州人你给我说好普通话!”

 

 

 

 

 

 

 

 

 

【完】2018/8/4

-------------------------------------------------------------------

写的这是什么shi。

 

看完以后感到幻灭的话可以辱骂我。

 

总结一下就是温州人和安徽人地下恋情曝光安徽人迫于舆论和公司泼水远走他乡,七年后与温州人再次因猫结缘也不知道最后有没有重修旧好的故事。(60个字)

 

啊,还是预告好看啊——

 

【绝望到不想发表情】

 

 

评论(162)
热度(1735)

© 天利十八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