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利十八姨

1902年,200斤,鸵鸟胃

【贾正】|蓝色大海传说(一发完)

所有内容都是本人瞎说的。 

 

 

 

【1】

“宝贝。”

 

“你今天真好看。”

 

“是为我化的妆吗?”

 

——黄·直男·明·以为很撩·昊

 

 

 

 

 

 

【2】

“让我们先来分析一下你在上述案例中犯的几大类错误。”

 

某个广告拍摄现场,范丞丞手里拿着一根从现场不知道哪个犄角旮瘩里摸来的棒球棍,充当老师讲课时用的戒尺,在一块白板上头指指点点。

 

白板上面就写着那三句话。

 

而他面前是一脸沮丧的黄明昊,瘫在沙发里,手里拿着一瓶前天生产的玻璃瓶装雪碧,嘬着一根吸管借“酒”消愁。

 

“第一,‘你今天真好看’。意思是她昨天不好看?前天不好看?”

 

“第二,‘化妆’。意思是她好看是因为化了妆,她只有化妆才好看吗?”

 

“第三,‘为我化的妆’。拜托啊大哥,你脸是有多大呢就敢说人家特意为你化妆了?!”

 

“我哪是这个意思?!”

 

“啧啧啧,兄dei,这你就不懂了。你虽然没有这么想,但人家听起来就是这个意思。”

 

“……”

 

黄明昊丢掉吸管,仰头把整瓶雪碧灌进了嘴里,完了还没忍住打个贼响的嗝,差点把周围的目光全吸引过来,一时间压抑不住的悲伤彻底包围了他。

 

丢掉棒球棍,范丞丞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了他一个一切尽在不言中的眼神:“这种死穴一踩一个准,怪不得你单身。”

 

“那她也不能说‘对不起我还是更喜欢朱正廷那种会照顾人的’这种话吧,这不是踩一捧一吗?”黄明昊气得一下子坐直了,“人身攻击,举报了。”

 

“得了吧你,反省一下自己土味情话是不是太过时好吗?而且正廷哥确实比你帅比你会照顾人啊。再说了,不就一节目录制时候碰到的路人吗你那么在意干嘛?”

 

“这是原则问题!还有什么叫比我帅?爸爸天下第一帅好吗!”

 

“……”

 

“范丞丞你什么眼神?”

 

“看天下第一的眼神,”山东人绕过他径直走向他身后的位置,语调上扬,亲密又热情,“正廷你来啦!”

 

温州小精明的背影在那一瞬间僵硬了。

 

身后那个人的声音响起,像夏日里陶瓷碗里盛的芒果冰沙,偏偏又淋上了温热的牛奶:“噢?我刚好像听到你们在说我帅。黄明昊你干什么呢坐那不动一下,等我过去给你请安吗?”

 

“太上皇吉祥,”黄明昊不情不愿地就地扭了个身,脑袋仰靠在沙发背上,“原谅朕刚身受重伤无法给您行大礼了。”

 

“哟,稀奇,你不是去拍《偶像在身边》了吗?”

 

朱正廷把带来的零食奶茶丢给眼巴巴守候已久的范丞丞,后者立马喜滋滋地抱着包装袋闪人了。他走过去把摊大饼一样的黄明昊掀到边上,自己占了老大一块地方,这才开口:“这是碰到啥了?”

 

被挤开的黄明昊把腿弯架到沙发扶手上,换了个方向瘫着,这回脑袋搁到了朱正廷大腿上,睁大没带美瞳的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看他:“碰到知名影视人朱正廷先生的死忠粉了,我还给她仿了个你的签名,可把人开心坏了。”

 

“噢,那黄明昊小朋友为什么不开心呢?”

 

“因为她喜欢你啊。”黄明昊翻了个身,脸朝着外头,朱正廷这个角度只能看见小孩还没做发型、毛茸茸的后脑勺。

 

“justin不喜欢我吗?”

 

“哼。”

 

“justin多喜欢我一点就行了,”朱正廷伸左手挠了挠黄明昊的下巴,“我就不会跟人家跑的。”

 

 

 

 

 

 

 

【3】

说这话的结果就是第二天黄明昊看见了微博热搜上高高飘起的“坤廷 求婚”。

 

那是一个大型拼盘舞台,仅次于春晚级别的众星云集,朱正廷和蔡徐坤受邀合作一首表演曲目,当然不是hip-pop类考验安徽人普通发的歌,但是你说“理想三旬”这种歌曲为什么要设计一个一方单膝下跪的动作出来啊?!

 

“坤廷”超话一夜登顶,“贾正”超话五环开外。

 

黄明昊觉得自家菜园子里的菜也被人偷了,而且更惨的是,可能偷菜的人不舍得把菜连根拔起,所以连带着那一亩三分地的土壤也一并带走了,只留个黑洞洞的坑给他。

 

jjjustin0219:[语音5s:范丞丞来喝酒!什么菜园子都是大猪蹄子!]

 

然鹅好兄弟范丞丞转眼就把黄明昊给卖了,一条消息原封不动转发给了ID为“THEO-朱正廷”的某位太上皇,并争取宽大处理:“正廷哥你快回家瞅瞅吧某个新即位的土皇帝可能要暴政了。”

 

THEO-朱正廷:我知道了。

 

语音是外放的,虽然声音不大,但坐在他旁边的蔡徐坤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看着朱正廷皱起的眉头打趣道:“得,家里面小祖宗得罪大发了,justin以后光棍节可能再也不会给我发红包了。”

 

“没事,回头我给你发。”朱正廷不着痕迹地看了眼周围的摄像头,“我可能得先走了。”

 

小猫咬人不可怕,不理人可就糟了。

 

 

 

 

 

 

【4】

朱正廷回家后在客厅厨房卧室书房找了一圈,愣是没见到人影,刚想着“难道黄明昊已经胆大到敢出门喝酒去了吗?”,就在主卧的浴室里找到了人。

 

浴缸里水满了,黄明昊穿着睡袍窝在里面,水一串接一串地往外涌着,朱正廷进门后没穿拖鞋,此刻光脚踩进浴室里瞬间被冷水惊得一激灵,三步并作一步走过去把人捞起来。

 

之前人家一直都说他是“怪力仙子”,然而再大的力气也拎不起一个泡了水的醉鬼,黄明昊在水里扑腾了一下,反倒溅了他一身水。

 

朱正廷把外套丢到一边,松了领带,暂时放弃把人扶起来这个想法,开了浴缸的排水器,重新开了花洒切到热水那一边,上述动作做完了以后他才重新面对黄明昊,小孩嘴唇都冻白了,头发还在滴水,顺着脸廓线条滴落,融进浴缸的冷水里。

 

他舍不得用拍的,之后伸出手揉了揉黄明昊的脑袋,试图叫醒他:“justin,醒醒,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呢?”

 

然而黄明昊似乎是只有感官醒了,此刻觉得冷便主动靠近了他,抱着他的胳膊难受地蹭了两下,小声说:“好冷。”

 

“你醒一下,我们起来去房间睡好不好?”

 

“不好,”黄明昊把头埋得更深了点,呓语一般,“朱正廷那个,家伙,还没回来……”

 

朱正廷看他又有往水里滑去的趋势,连忙揽住,话语里是能滴水的温柔:“我回来了呀,你睁眼就能看见我,好不好?”

 

“嗯……”

 

被水沾湿了的睫毛颤了颤,像是经过了巨大斗争之后,黄明昊慢慢睁开了眼睛。

 

“朱正廷?”

 

“嗯,我回来了。”

 

他脸上还带着舞台上的妆,此刻虽然淋了水,却也没怎么花得厉害,尤其是嘴唇上不知道是什么色号的口红颜色,依然鲜艳。黄明昊浆糊一样的脑袋难得捕捉到了一丝清明,似乎是记起了自己为什么喝酒,心底慢慢烧起了一股火:“你回来了啊。”

 

然后趁朱正廷似乎在思索如何开口接话的时候,用胳膊撑住浴缸的边缘,另一只手伸出揽过朱正廷的后颈,不由分说地压向那一双唇。

 

朱正廷瞪大了眼睛。

 

短暂的贴合之后黄明昊开始缓缓舔咬他的上唇,硬要说的话有点像在吃冰淇凌上面的果酱,小心翼翼却又不放过任何一丝,把口红全部吞入腹中之后又开始集中攻击下唇,直到朱正廷失去空气前才放开他。

 

“黄明昊你干嘛?!”

 

“帮你卸妆啊,”他的眼神有些混沌,酒精仍然占据着他的大脑,看见朱正廷之后又染上了一些别的东西,“不然呢?”

 

“你!”朱正廷抬手揉了揉嘴唇,只觉得有些微的刺痛感和火辣不停传输到中枢神经,妆下的脸憋得通红,“算了,你赶紧起来吧,一会儿冻着了!”

 

其实现在的浴室里因为开了热水的缘故已经弥漫了不少雾气,但接近湿透的朱正廷和身上全是水的黄明昊还是处在感冒边缘来回试探的状态,尤其是黄明昊,朱正廷怀疑他已经烧傻了。

 

“朱正廷你都不抱我!”

 

“我他妈抱不动啊!”

 

“哼!”

 

“……”

 

 

 

 

 

 

 

【5】

总算搞定全部的朱正廷终于在凌晨一点躺进了被窝。

 

有个倒霉孩子自发自动地滚过来从背后抱住他,把脸埋在他背后蝴蝶骨的位置,瓮声瓮气地说话:“朱正廷你是我的。”

 

“是你的,从15年冬天见你第一面就是你的了。”朱正廷把手放在揽着自己的那双手上,原来的小胖手在这些年的成长中也变得骨节分明,他已经不能完全包住了,“我这么让你没有安全感吗?”

 

“不是你的问题,是我总觉得,我好像永远都不够好。”

 

“你是最好的,黄明昊。这几年我们一起走过来,看过首尔凌晨的街,看过曼谷黄昏的落日,有过空无一人的微博粉丝数,开过容纳几万人的演唱会场馆,在我身边的人一直是你。”

 

“不是因为你刚好出现,是因为你就是独一无二的。”

 

身后的人悄悄收紧了手臂,却不说话了。

 

朱正廷静静的等着,他知道这些事情只能让小孩自己想清楚。

 

半晌。

 

黄明昊幽幽地叹了口气,带着些无奈,更多的却是洒脱,他说:

 

“朱正廷,你完了,你准备被我烦一辈子吧。”

 

“黄明昊你也完了,你准备被我爱一辈子吧。”

 

 

 

 

 

 

 

 

 

【6】

海豚爱上鲨鱼,可以奋不顾身。

 

某些故事结局里,大概也可以一起在蓝色大海里遨游吧。

 

 

 

 

 

 

 

 

【完】2018/7/29

-------------------------------------------------------------------------------------

准备被花朵们爱一辈子吧两位!

 

【我真的不是正贾写手我不是我没有】

评论(138)

热度(1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