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利十八姨

1902年,200斤,鸵鸟胃

【贾正】|戏剧化人生(一发完)

所有内容都是本人瞎说的。

  

 

 

【0】

爱是一道光,如此美妙。

 

 

 

 

 

 

 

【1】

朱正廷想过自己在学校出名的理由。

 

一是相貌,不当演员都可惜不能为祖国肥皂事业做贡献的脸。

 

二是才华,再严苛的老师见了他都免不了出口夸赞两句的成绩。

 

三是修养,良好的家教和优越的家世让他从来都是众星拱月的角色。

 

……

 

“总之绝对不是因为我把一本从教室飞出来的书扔了回去这件事而出名,绝对不是!”

 

朱正廷今晚第108次发出咆哮。

 

 

 

 

 

 

 

【2】

事情是这样的。

 

那天,蓝天白云,晴空万里,没有暴风雨。

 

大概是早上那杯打着“现磨”招牌但不知道放了多久的豆浆真的有问题,朱正廷不得不在语文课中途打了个报告去厕所。

 

一切都相安无事,上个厕所而已能出啥事呢是吧。

 

谁料回来时路过高二尖子班,刚走过窗口的朱正廷险些被一本横空飞出来的物理练习册砸个正着。

 

他当时真没多想,还以为哪个学生闹着玩,也忘了自己这是上课中途溜出来的谁能在上课打打闹闹啊,捡起来就从窗口又给扔了回去……

 

……整个班都沸腾了。

 

“我这辈子都没听过这么夸张的笑声,比尤长靖跟他妹妹打电话还要恐怖。”

 

事后某朱姓男子非常挫败地以手抚额并恨不得以头抢地,肠子悔青。

 

后来,一件事就在他们学校传开了:

 

某天高二(19)班的物理老师心血来潮要检查作业的完成情况,结果一查发现班上成绩最好的那个学生半个月的物理作业都没写。

 

老师那个气啊,一把抓起该学生的物理练习册,讽刺道:

 

“就你这态度,要能考上好大学,除非,(把书潇洒地往窗外一扔),这本练习册能自己飞回来!”

 

 

 

 

 

 

 

【3】

然后练习册就飞回来了。

 

……

 

朱正廷:正正不知道,不关正正的事。

 

 

 

 

 

 

 

【4】

练习册的主人叫黄明昊,年级榜扛把子,不论是月考联考模考常年霸占前三,后援会给起的口号是:只有昊哥不想爬的榜,没有昊哥爬不上的坡。

 

不过成绩好也不妨碍各科老师天天把他叫办公室,今儿物理老师投诉他作业没写,明儿生物老师举报他上课睡觉,还有英语老师也来掺一脚:黄明昊听力测试的时候又溜了。

 

班主任老师捧着个搪瓷缸一脸安详:“黄明昊你解释一下。”

 

“老师那些题我都会。”

 

“好的那你回去吧。”

 

也不理会其他老师再强调些什么这样的学习态度是不行的呀骄兵必败呀,班主任笑眯眯地回:“没事,啊,等下次他碰上不会的题了就会好好学的。”

 

 

 

 

 

 

 

【5】

黄明昊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正好午休,他揉了揉叫了好几声的肚子,在去食堂吃饭和回教室点外卖之间纠结了一会儿,最后败给了六月的烈日和蝉鸣,还有食堂那边人头攒动的盛况,转身回了教室。

 

然而路过高三(18)班的时候他被一阵饭菜香给吸引了。

 

朱正廷的位置就在走廊这一侧的窗边,他面前摆了一个方方正正的食盒,黄焖鸡和八宝饭的比例一半一半,旁边还有个装了芙蓉汤的白瓷碗。

 

拿起筷子的动作和窗边突然出现一张人脸的画面重合了。

 

“哇——”

 

“卧槽!”

 

 

 

 

 

 

 

【6】

黄明昊委委屈屈地捧着一碗汤小口喝着。

 

朱正廷拿筷子敲了敲他的脑袋:“这位弟弟,你能不能不用每次出场都这么与众不同?又是飞书又是扒窗户的,能不能成熟点。”

 

“我也不想嘛……”

 

回想起刚刚的场面就觉得丢人。

 

谁能想到朱正廷是个这么容易受惊吓的人,看到突然冒出来的人脸的第一反应居然是伸出拳头捶一下,黄明昊觉得幸亏自己反应快,此刻真鼻梁都给打成需要装假体的鼻子了。

 

而另一边,等到黄明昊一蹦三尺高远离窗户边才反应过来的朱正廷,已经举起手边的白瓷碗,防御的道具已就位,差点就要丢出去了。

 

“哥,能给块肉吃吗,我好饿。”

 

睚眦必报的朱正廷给他挑了块肉最少的。

 

“饭也来一口嘛。”

 

朱正廷停下了扒饭的手:“你知不知道我胃口很大,这一盒都不够我吃的,谁都别想从我嘴里抢食,肯让你一块肉我已经很伟大了知道吗?”

 

“那哥以后你女朋友想吃怎么办?”

 

“那就带她一块去店里吃,再给她点一份。”

 

“噢。”黄明昊低下头去继续喝他的汤,直到把肉吃完,汤见了底。

 

见他一副乖乖巧巧的样子,朱正廷短暂地抛弃了成见,仗着自己比人家年级高一级,忍不住开始煲鸡汤:“你们年轻人也真是的,小小年纪,该吃饭的时候就应该去食堂,现在不把胃当回事,以后……”

 

把碗放好以后黄明昊站起身:“哥我吃完了。”

 

意犹未尽的朱正廷只好止了话头,从餐盒里咬起一大口饭往嘴里送:“噢,行呗,那你——嗯?”

 

朱正廷只觉得眼前一花,有人轻巧地凑到跟前仿佛啄木鸟衔食一般从他嘴边的勺子里叼走了一块鸡肉,随后还不怕死的跟他对视了两秒钟。

 

黄明昊:( •̀ ω •́ )yeah~

 

朱正廷:???

 

在他反应过来要揍人之前黄明昊已经溜到了门口,走了两步又从门边探出个头,笑嘻嘻地跟他招手:“哥,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想要的一般都跑不掉呀?拜拜~”

 

 

 

 

 

 

 

【7】

世界上有一种玄学是,当两个毫无交集的人某天突然相遇,就会发现之后的每个视线所及之处都有那个人的身影。

 

朱正廷看着今天中午刚碰过面的某位黄同学此刻笑眯眯地坐在自行车座上跟他打招呼,总是带着招牌微笑的脸上出现了一些裂缝。

 

“哟,好巧呀学长,你也骑车回家哦。”

 

“是啊,不然我来车棚是为了给你的车胎放气吗?”

 

黄明昊愣了一下,随即笑得更大声:“如果这样的话,那我就只能坐学长的车回家咯,要是你愿意的话我也不是很介意啦。”

 

“不好意思,”解完锁的朱正廷面无表情地跨上车座,“我介意。”

 

接下来——

 

第一个转弯角:“好巧呀你也右拐?”

 

第二个十字路口:“哦哦我也直行呢。”

 

第三个分岔口:“我往左啦——咦学长你也是吗?”

 

直到朱正廷在自家门口停下,黄明昊继续蹬着脚踏板往前骑了十米左右:

 

“哇——原来学长你住在我家隔壁哦!”

 

哇你个大头鬼啊你看起来一点都不惊讶好吗?!

 

朱正廷愤怒地推着车进了庭院。

 

 

 

 

 

 

 

【8】

少年时期的热情像什么?

 

朱正廷以前不知道,因为他向来待事物润如圆玉,但凡能不起冲突便平和地解决,别人说他待人接物有度,其实是他不想打破这一层自己与世界之间的距离。

 

然而他现在知道答案了。

 

因为有个小太阳一样的人突然就闯进他所在的公转轨道,把他这颗原本安于一隅的行星硬生生拖入新的航线,连带着他自己都变得有些过于热血了。

 

像是压抑多年的天性终于释放了一样。

 

不过这种天性好像只在黄明昊面前有效。

 

别人抓娃娃很厉害:“Nice bro,可以啊你。”

 

黄明昊抓娃娃很厉害:“这有啥,我告诉你我可以把这一整台娃娃机买下来。”

 

别人换了个发型很可爱:“好可爱好像我弟弟,想捏。”

 

黄明昊换了个发型很可爱:“也、也就那样,凑合看吧。”

 

别人被女生告白:“哇——yooooooooo——”

 

黄明昊被女生告白:“……”转身就走。

 

等等。

 

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9】

朱正廷已经三天没理过黄明昊了。

 

黄明昊这天破天荒地主动跑到了办公室里,一把拖过空着的椅子坐到班主任面前,坐姿端正,手上还拿着个小本本,一副虚心聆听教诲的样子。

 

“老师,怎么才能让喜欢的人喜欢我啊?”

 

“噗——”

 

班主任刚喝进嘴里的一口菊花茶喷了出来。

 

 

 

 

 

 

 

 

【10】

在确保黄明昊不是开玩笑,也不是临时起意,更得到了“我追到人了我就按时写作业再也不上课睡觉”的保证之后,班主任重新给自己泡了一壶茶,慢悠悠地开口:

 

“俗话说,治病要对症下药,教书要因材施教,这个追人呢,就要投其所好。”

 

“嗯嗯!”

 

“所以说,你知道人家喜欢什么吗?”

 

“嗯,他喜欢吃,还喜欢我离他远点。”

 

“……”

 

班主任差点就要说出“没救了治不了等死吧”的死亡三连,受多年教书育人的良好修养所制,勉强把话吞了回去:

 

“那你就稍微保持一点距离,距离产生美嘛。当然了,人都喜欢优秀的,你也要努力提升自己,让人家自己把目光放到你身上,到时候不就成了吗?”

 

黄明昊半信半疑地点点头:“老师你说的管用吗?”

 

班主任:“不管用你当你师母当初为什么嫁给我?”

 

成功案例当前,黄明昊看班主任的眼神都变得仿佛注视着再世华佗一般,他冲老师一鞠躬,离开了办公室。

 

 

 

 

 

 

 

【11】

真让黄明昊跟朱正廷保持距离他还真做不到,不过好在客观条件帮了忙,省里举行物理竞赛,几个在市里拿过奖的都要去参加,黄明昊当天就坐上了去C市的高铁。

 

朱正廷是到了晚上听母亲讲起才知道这件事的。

 

他当时漫不经心地嚼着菜,心里想的其实是黄明昊这个人一点眼力见都没有,不理他就不会主动点来找自己了吗,居然真的三天不见人影。

 

“……要我说去念个理科也不错,你看隔壁黄叔叔他们家孩子,都去省里比赛了。”

 

“妈,你说什么?”

 

“你看你吃个饭心不在焉的,我说,黄家那小子去C市比赛去了,今天上午就回来收拾行礼了。哎你又跑哪去啊饭都不吃啦——”

 

朱正廷把电话拨出去的时候心跳的很快,其实他也没想好电话接通了他要说什么,但就是觉得现在很想听到黄明昊的声音,而自己很有必要打这个电话。

 

大概铃声响了十秒钟,电话接通了。

 

“喂?”

 

声音在耳边炸开的那一瞬,朱正廷差点把手机丢出去,好半天才忍住这股条件反射,应了一声:“嗯。”

 

“朱正廷?”那边的人有些惊讶,“你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

 

“黄明昊我好饿。”

 

“啊?”

 

“我想吃黄焖鸡、八宝饭,我想喝芙蓉汤。”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一下,几秒后带着些惊喜又有些小心翼翼的声音再次通过传声器传了过来:“朱正廷,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我挂了。”

 

“等等!”黄明昊掐了一把大腿才把自己快要溢出的笑声给咽了回去,“朱正廷你等等我,我比完赛就回去,我们一起去吃。”

 

“等你回来我都饿死了。”

 

“你等等我嘛!”

 

等等我,等我长大,等我追上你。

 

等我够资格亲口对你说,我喜欢你。

 

 

 

 

 

 

 

【12】

“好。”

 

黄明昊听见那个人说:“我等你拿头奖回来。”

 

 

 

 

 

 

 

【13】

黄明昊是在朱正廷初一那年搬到他隔壁的。

 

那时候他们一个在附小上六年级,一个刚刚考上市重点中学又是实验班,两个人上学的方向截然相反,小升初和实验班的压力一般大,平时鲜有碰面的机会。

 

黄明昊只有在回家吃晚饭的时候会看见也在家的朱正廷,两幢房子离得不近,但庭院却是衔接在一块的,中间隔了一堵矮墙,从黄明昊二楼的房间正好可以望过去,最常见的画面是朱正廷逗着他家那只黑色的小法斗,绕着院子散步。

 

他也不知道哪吸引着自己,愣是放下摞成一座小山的作业不做,趴在窗口看得津津有味。

 

也许是少年十三岁青春期不知不觉跑偏的荷尔蒙在作祟。

 

也许是黄昏落日前与地面夹角十五度的暖红色光线打得正好。

 

也许是那人笑着佯装生气训斥他家那个逮啥咬啥的傻狗的样子真的很好看。

 

谁还在意这些呢。

 

 

 

 

 

 

 

【14】

时间将那些画面磨得褪色,

 

又被岁月添上新的柔光,

 

以至于如今的我再也无法辨别当时的心情。

 

那就当作是一见钟情吧。

 

“朱正廷,我回来了。”

 

按照约定,带着奖杯,把第一个拥抱留给你。

 

 

 

 

 

 

 

 

【完】2018/7/26

 

 

 

 

 

 

 

 

 

【番外】

“喜悦夹杂着汗水,成功激励着奋斗,今天,我们在此精心举办高三成年礼暨高考百日誓师大会……”

 

大礼堂内彩带气球齐飞,灯光音乐共舞,从来只在周一升旗仪式上见到的校长站在台上被鲜花包围着慷慨陈词,却默默沦为了礼堂一角的背景。

 

两个脑袋凑在一起窃窃私语,毫无顾忌。

 

“朱正廷先生,今天前来参加黄明昊先生的成年礼有何感想?”

 

“很荣幸,非常荣幸,黄明昊先生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青春岁月戛然而止,早恋时代就此告终。我们已经不是当初可爱又稚嫩的我们了。”

 

“不过我有一点不明白,”朱正廷瞟了一眼周围成群的家长,“叔叔阿姨虽然没空,但怎么着也不该让我来呀,人家都是家长来的。”

 

“家长有什么了不起的,”黄明昊借着头冠的遮挡,悄悄逼近左顾右盼的那人,“我请来的这位可是家属啊。”

 

你陪我长大,我伴你成长。

 

在彼此最桀骜不驯的时光里成为最亲密的人,然后一起,成为最优秀的人。

 

我从来不用回忆过往,因为时光中最耀眼的那颗星星,一直都在我身边。

 

“现在我要亲你了,快闭眼。”

 

 

 

 

 

---------------------------------------------------------------------------

【2】的抛书梗出处👇这里



评论(112)

热度(1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