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2年,200斤,鸵鸟胃

【贾正】|心跳呼吸正常(一发完)

所有内容都是本人瞎说的。

  

 

 

【1】

我对你的喜欢无处遁形

 

每一个眼神都有迹可循

 

 

 

 

 

 

【2】

“朱正廷你抱抱我呗,我们要那——么久不能见面呢。”

 

这一次他们一个飞北京,一个飞首尔,朱正廷悄悄戴了口罩墨镜装成经纪人的样子来送他,

之后就要跟着保姆车去另一个机场。

 

“你想什么呢!”

 

朱正廷睨了一眼周边隔着护栏疯狂拍照的粉丝,在看不见的角度伸手掐了一把黄明昊腰间的软肉。

 

黄明昊讨饶地闪到一边,忽地瞥到自己胳膊上挽着的大衣外套。

 

“???”

 

朱正廷看着突然被塞到怀里的大衣,疑惑不解地抬头。

 

黄明昊笑嘻嘻的:“哥哥帮我披上呗~”

 

他不明所以,只当这弟弟撒娇的瘾又上来了,把大衣抖开伸直了手臂披到黄明昊身上。

 

他两只手抓在大衣肩膀的位置,想要帮他把褶皱捋平,下一秒却被人借着这个动作环住了腰,距离瞬间拉近,形成一个环抱的姿势。

 

黄明昊低头在他颈窝里蹭了蹭,一触即离,就好像朱正廷真的只是帮他披上外套,而他也真的只是俯身配合。

 

只要忽视两个人突然泛红的耳尖。

 

 

 

 

 

 

【3】

第一次听见组cp,黄明昊懵懂地拉着朱正廷的衣袖问他这是什么意思,那位年长他六岁的亲如兄长般的人这样说:“就是告诉别人,我们关系好的意思。”

 

黄明昊便笑开了,眉眼间的愉悦流露地随心所欲:“好啊好啊,我跟哥哥关系最好了。”

 

最近一次听到组cp,是公司将朱正廷和组合里另外一位成员一同请进办公室,黄明昊站在门外,透过门上的玻璃缝隙不露痕迹的窥视办公桌前那个端坐着背脊挺拔的身影。

 

隔音效果很好,他听不见他们谈话的内容,却在腿部麻痹感传来的时候,看见那背对着他的人轻轻地点了点头。

 

 

 

 

 

 

【4】

朱正廷回到宿舍的时候,黄新淳李权哲几个人正坐在地毯上看电影,落地窗的绒布窗帘被拉上,只有投影仪的光穿过空气时照亮那些漂浮的细小微尘在反光。

 

黄明昊不在。

 

他瞥了一眼地上丢的碟片盒子,震惊于这几个崽子居然在看《春光乍泄》。

 

“一起看呗哥,反正你也没事做。”

 

朱正廷想反驳,谁说的,我明明还有剧本要背。

 

但还是鬼使神差地在沙发上坐下了。

 

 

 

 

 

 

【5】

“我终于来到瀑布,我突然想起何宝荣,我觉得好难过,我始终认为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

 

“黎耀辉,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可是时间从来就没有“从头来过”,感情也不会。

 

影片中何宝荣抱着黎耀辉常盖的那条毯子哭得不像话,朱正廷却毫无反应,他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一下攥紧一下放松,他蓦地想起曾经北风凛冽的马路中央走在自己正前方的那个烫着金色卷发的男生,想起他们捧着暖乎乎的炒年糕走在凌晨两点的回宿舍的路上,想起他们在星光璀璨的演播大厅踩上刻上自己姓名的出道阶梯。

 

想起繁华红毯下的拥抱。

 

和现在疏离冷淡的关系。

 

 

 

 

 

 

【6】

“正廷哥,你怎么哭了?”

 

 

 

 

 

 

【7】

他说不出话,眼前是模糊的。

 

“朱正廷。”

 

他感觉有人用双手捧起自己的脸,带着薄茧的拇指小心翼翼地在他脸颊两侧摩挲而过,擦去那些不知何时染上的水珠。

 

“怎么了?”

 

“我在呢。”

 

 

 

 

 

 

【8】

朱正廷想,

 

我或许注定是得不到我所爱的,

 

希望黄明昊不会这样。

 

他又想,

 

我多么痛恨他不会,百年之后我或许孤独终老,他却能够儿孙满堂承欢膝下。

 

但他侧身,看见窗帘缝隙中钻进来的些许月光,静静拢在那个熟睡的人身上。

 

他想,

 

还好他不会。

 

 

 

 

 

 

 

【9】

“硝基安定、谷维素片、艾司唑仑片……”

 

“朱正廷,你就是这么照顾自己的?”

 

不用你管。

 

黄明昊,不要再来关心我了。

 

朱正廷看着那人用力关上的房门,把桌上放着的镇定药一样一样收进怀里,右手食指不受控制地抵在牙关上,生怕再发出一点声音来。

 

一点就足够让人崩溃了。

 

 

 

 

 

 

【10】

“前往法国里昂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CA2986次航班现在开始办理乘机手续……”

 

延迟了两个小时的飞机终于地达机场,大厅广播不再重复播报延迟通知,人群渐渐聚拢成一列开始办理手续。

 

黄明昊只有一个简单的背包,行李都已经托运过去了,他起身与前来送别的范丞丞等人道别,一群大老爷们也没什么依依惜别的话语要说,各自击个掌就当“保重”说了。

 

朱正廷没来。

 

他背着包走进队伍里,随着人流往前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

 

范丞丞他们还在原地:“怎么了?”

 

黄明昊一只手拉着背包肩带,另一只手插在口袋里,酷哥当惯了一时半会儿也改不过来,隔着墨镜不着痕迹地四下看去,好半天才伸手挠挠脖颈,说了句没什么。

 

他转回身,悄无声息的叹了口气,嘴里喃喃地:

 

“我好想让朱正廷再抱抱我啊。”

 

 

 

 

 

 

【11】

2027年,黄明昊宣布赴法留学,淡出大众视野。

 

2028年6月21日,NEXT组合十周年见面会,正式宣布组合解散,成员单飞。

 

次年2月18日,朱正廷召开个人发布会,宣布与YH公司解约,退出娱乐圈。

 

 

 

 

 

 

【12】

这一场延续了十年的华丽剧目,就此落下帷幕。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当初粉丝与偶像共存的荣光时刻,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还沉浸在这一场不知由谁主导由谁牵线的粉红“幻想”中。

 

但就,到此为止了。

 

多年后偶然与孩子提起,还会洒脱一笑:

 

“当年妈妈喜欢过两个很好的人,和一群同样很好的人一起,为他们的梦想努力过呢。”

 

 

 

 

 

【完】2018/7/20   0:00

 

 

 

 

 

 

 

 

 

 

 

【番外】

多年以后,美国一档户外真人秀的某期节目中,在街头完成任务的嘉宾来到了一家西点餐厅。

 

店面不大,但却窗明几净,摆放整齐的桌椅板凳和极具讲究的壁画吊灯,甚至是柜台上摆放的一对龙猫装饰品都令人感到油然而生的心情愉悦。

 

墙上挂着很多照片,有单人的,有合照的,但都无一不是面带微笑,扑面而来的生活的热忱和美好,这些都是顾客在店内留下的纪念。

 

镜头扫过,系着粉红色格子围裙的店主有一头微绻的短发,他笑着从小窗内接过一盒用软糖装点的翻糖蛋糕,但却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反而像是站在那里等待着什么。

 

一颗沾了巧克力酱的樱桃递了出来,店主笑嘻嘻凑上去吃了。

 

小窗内的人好像被他逗笑了,伸出手在他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被嬉笑着躲开了。

 

那只手的无名指上,有一枚细细的戒指。

 

跟店长左手无名指上的是一对。

 

镜头就扫到这么多,更多的专注于拍摄节目嘉宾去了。

 

 

 

 

 

----------------------------------------------------------------

嘿嘿:)

 

评论(100)
热度(853)

© 天利十八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