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利十八姨

1902年,200斤,鸵鸟胃

【贾正】|干脆面你有事吗?(一发完)

所有内容都是本人瞎说的。

 

 

【1】

“嘟嘟嘟……”

 

“您好,SF速递很高兴为您服务,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

 

“有,我要投诉!”

 

“不好意思,请问投诉什么呢?”

 

“我!想!问!为什么快递员总让一只干脆面来签收我的快递?!”

 

“……”

 

电话挂了。

 

挂断之前朱正廷听到那边用很小的声音骂了一句神经病。

 

俏丽妹。

 

朱正廷决定拉黑SF快递。

 

 

 

 

 

 

【2】

遇到那只棕色的小浣熊完全是个意外。

 

朱正廷那天其实是心情不好才一个人去郊区散步的。

 

他起了个大早,帽子眼睛口罩一个没带,在清晨还未散去的薄雾中坐上了一天只往返三趟的班车。

 

司机是个中年大叔,对他这位唯一的乘客表达了亲切的问候:“小伙子,自己去郊区玩啊?”

 

朱正廷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回答:“是啊,趁周末去外头换换心情。”

 

“是嘞,现在社会压力好大的,”司机跟着感慨了两句,“你是要去XX园区那边吗?那里最近好像有工程,可能路会有点不好走哦。”

 

“没关系,我也就是随便走走。”

 

朱正廷从后视镜对司机笑了笑,转过头看向窗外。

 

有大片的行道树和灌木丛跟着车的前行迅速倒退而去,朱正廷觉得自己正在进行一场对抗喧嚣城市的大逃行,他特意没带手机,为的就是不让经纪人找到自己。

 

他觉得累了,再不休息,可能会变成一台脱节崩坏的机器。

 

 

 

 

 

 

【3】

“那我就送你到这里咯,小伙子。”

 

“好的,谢谢您。”

 

告别了热情的司机师傅,朱正廷走在铺了石子的小路上,双手插在兜里,姿态随性而漫不经心。

 

司机说的施工现场他看见不少,挖掘机和铲车在林间工作,路边堆了许多高高的土堆。土堆上尽是些植物的根系与枯枝败叶,有些地方还长出了狗尾巴草。

 

嗯?等等?

 

这棵狗尾巴草是不是太茂盛了一点?它怎么好像还在抽动?

 

朱正廷迟疑了两秒钟,还是决定过去看看。他放慢脚步,收敛气息凑过去,随手从地上捡了根枯树枝,小心翼翼的戳了一下那棵“狗尾巴草”。

 

“咕叽——!”

 

“卧槽!”

 

那叫声朱正廷吓得往后跳了一大步,一脚下去运动鞋就完全陷进了松软的土里,什么稳重的爱豆形象全碎成玻璃渣。

 

“咕叽——”

 

“别吵!”

 

朱正廷觉得刚刚那一脚让自己踏入暴走的边缘,一时间连害怕的心思都没有了,只想快点把脚从土里拔出来,偏偏那边的不明生物还在扯着嗓子叫唤:

 

“咕叽叽叽叽叽——”

 

“……”

 

嘿,越不理你你还越来劲了是吧。

 

反正这也没镜头,朱正廷抖了抖偶像包袱,先把右脚从鞋里抽了出来,保持着金鸡独立的姿势弯腰捡鞋,然后脚不沾地把鞋穿好。

 

“怒”高人胆大。

 

朱正廷绕过土堆,走到了那声音发源地。

 

朱正廷:“……”

 

朱正廷:“这他妈是个什么玩意。”

 

 

 

 

 

 

【4】

那是只干脆面。

 

嗯。

 

一只半个身子埋在土堆里,已经很努力让脑袋、爪子还有尾巴获得自由的干脆面。

 

刚刚朱正廷戳的就是它的尾巴。

 

朱正廷跟它对视了半分钟,期间那小家伙滴溜圆的眼珠子就瞪大了看他,一点不带害怕的。倒是朱正廷自己反应过来,嘿我跟一只小浣熊对视个屁啊完全无法沟通好吗?

 

他看了看周围,发现土堆边上还倒着一棵两人合抱左右粗细的大树,树的根部盘根错杂地混在土堆里,连带着半截树腰。

 

看样子是被铲车十分简单粗暴地挖起来的。

 

听说小浣熊没事喜欢在空树洞里睡觉啊?

 

朱正廷:“哎我说,你该不会,就睡觉的时候,被一窝端了吧?”

 

小家伙心虚地移开了视线。

 

朱正廷:“……”

 

朱正廷:“噗。”

 

干脆面愤怒地转头,扭着身子疯狂挣扎:“咕叽叽叽叽叽!”

 

 

 

 

 

 

【5】

朱正廷绕着它走了一圈,然后回到他跟前拄着手沉思了一会儿。

 

干脆面急啊,又艾艾地叫了两声。

 

“别叫了,有没有人说过你叫起来和猪挺像的。”

 

“……”

 

干脆面用爪子捂住了脸。

 

“我一会儿把你弄出来,你别挠我。”

 

干脆面两只爪子合在一起,拜了拜。这种动作他倒是看小动物们讨要食物的时候用过,此时这小东西这么做,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总觉得它就是单纯在表达拜托和感谢。

 

“不行我还是有点担心。”

 

干脆面双爪合十的动作顿在原地,好像有点无语。

 

“这样,你,把两只爪子举过头顶。”

 

“……”

 

听话地照做了。

 

然后爪子尖停在了耳朵的位置。

 

“噗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手这么短。”

 

“……”

 

干脆面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生无可恋,配上它的两个天然黑眼圈和举着的爪子,好像很想告别这个世界。

 

 

 

 

 

 

【6】

“哎呀对不起嘛,我真的不知道,我马上抱你出来好不好~”

 

朱正廷被小家伙逗笑了,语气里也不自觉地带上了点宠溺的意味。

 

虽然他的反射弧长到完全没有反应过来面前只是一只小浣熊,而他居然很顺利地跟对方进行着对话这件事。

 

他先松了松周围的土,然后把两只手放在干脆面胳膊下方的位置,稍一用力就把小家伙从提溜了出来,而对方真的全程保持爪子向上伸的姿势,看起来比他还小心翼翼。

 

可能是怕他动一下我就会把它丢出去吧。

 

朱正廷想。

 

他把干脆面放在草地上,小家伙抖了抖身上的土,抬头看了他一眼。

 

“不用谢我,我也不会跟你说我叫啥的,我们活雷锋向来做好事不留名。”

 

“咕——”

 

干脆面好像想叫点什么,但刚开口就想起刚刚某个活雷锋说它的叫声像猪,硬是闭上了嘴。

 

它保持上身直立的姿势,伸爪子朝朱正廷招了一下,像在示意他蹲下身凑近些,朱正廷一边想着它该不会要给我来一拳吧一边还是很给面子地配合着蹲下。

 

然后他感觉自己的脑袋被摸了两下。

 

啥?

 

我被一只干脆面摸头了?

 

而另一边,干脆面又冲朱正廷双手合十地拜了拜,转头向林子深处跑远了。

 

朱正廷目送那个小黑点消失在远处,才回过神。

 

他朝那个方向挥了挥手。

 

嘛,虽然一切看起来都很不可思议,但还是祝你下次找个好点的大树,不要再被埋了。

 

再见啦小家伙。

 

 

 

 

 

 

 

 

【7】

再见——

 

——个大头鬼哦。

 

 

 

 

 

 

【8】

朱正廷摘掉墨镜,后退一步,心灵麻木地看向那双黑葡萄眼。

 

“这位宝宝啊,不是说不要再帮我收快递了吗?”

 

朱正廷,一线明星,高级小区,安保严密,一层一户,重点是。

 

我住在28层啊……

 

你到底是怎么找上来的啊……

 

快递员为什么能让你签收我的快递啊……

 

干脆面打定主意要装傻,捧着快递盒子递给他,表情里莫名多了一些讨好。

 

“哎行行行,”朱正廷认命地从兜里摸出一把坚果给它,“下次不要再这样了知道吗?”

 

小家伙接过坚果,边嗑边点头。

 

然而朱正廷很清楚,这家伙依然什么都没听进去。

 

 

 

 

 

 

【9】

其实除了收快递,小浣熊并没有做什么打扰他的事情。

 

它甚至都不进他的家门。

 

@THEO-朱正廷:

 

有一只干脆面总帮我领快递,这位干脆面宝宝你有事吗?

 

【干脆面抱着快递盒.jpg】

 

略去那些常年埋伏的职业黑,朱正廷看着评论下面一水的“宝宝我爱你”“哇好可爱的干脆面宝宝”“干脆面居然会收快递”“嗷宝宝你也太招小动物喜欢了吧”,发现了一个特别的评论。

 

“听说在某些地区干脆面是守护神哦,宝宝你是在被它守护呀!”

 

守护……吗?

 

朱正廷看了一眼桌子上放着的快递盒,思绪有些飘渺起来。

 

非要说的话,他这些天觉得精气神好了很多,行程也不再像上了发条的机器那样连轴转,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与经纪公司的问题也渐渐平息,得到了还算令人满意的结局。

 

这些……和它有关吗?

 

 

 

 

 

 

 

【10】

那辆车撞过来的时候朱正廷毫无察觉。

 

他当时刚坐车回到住所,从车上下来打算上楼,就这样一个不要半分钟就能解决的路程,谁也没料到会有一辆车突然冲过来,并且在住宿区的道路上还保持着那么高的车速。

 

朱正廷只来得及感受到一阵从身后挟持而来的热风气流。

 

他转头的动作做了一半,眼见着近在咫尺的车辆,脑袋里已经开始走马观花地闪现他的生活片段。

 

最后一个画面定格在一只小浣熊双手举在耳边的傻楞样子。

 

“刺啦——”

 

 

 

 

 

 

【11】

白色的轿车冲上了绿化带,铁质的护栏和灌木丛的枝桠毫不留情地在车身上留下杂乱的划痕,车内看不清情况,因为被弹出的安全气囊挤占了整个空间。

 

不过这不是朱正廷要去关心的了。

 

车头就要撞上他的前一秒,他被一只手直接揽了过去,整个人紧紧地贴上了另一句温热的身体。

 

那人一手搂着他的腰,另一只手把他的脑袋往自己这边靠,并且捂上了他的左耳。

 

因此车辆撞击发出的声音并没有对他的耳膜造成很大的刺激。

 

但是。

 

外来声源时被切断了。

 

他却不得不听到了另一种,越来越响的声音。

 

咚。

 

咚。

 

咚。

 

也不知道是谁的心跳,悄悄地乱了。

 

 

 

 

 

 

【12】

“……”

 

朱正廷和那位不知道哪冒出来的小哥坐在他28层的客厅里。

 

两厢无语。

 

开门的时候他注意到今天的快递被随意地丢在了地上,而每天准时报到的干脆面不见踪影。

 

再看看对面这位小哥,呃,好像不能叫小哥,他看起来也太小了吧。

 

一头打着卷的棕发,脑袋上还扣了个贝雷帽子,一身简单的白T恤黑裤子看起来清爽极了。

 

好吧这不是关键。

 

主要是这人长得好看。

 

朱正廷自认在娱乐圈里见过不少好看的男男女女,但这一位的长相在他看来绝对是正着数榜上有名的。

 

咳咳,榜一当然是他自己。

 

……

 

扯远了,朱正廷的视线在快递盒和男生之间转了转,难得灵活一回的大脑给他总结出了一个很扯淡的结论——

 

“你是那只干脆面吗?”

 

 

 

 

 

 

【13】

男生意外地一点反驳都没有,直接点头承认:“我是。”

 

反倒是自己提出猜想的朱正廷愣住了。毕竟这在他的思维中已经能算作灵异志怪了吧,说好的动物建国后不许成精呢,这皇城脚下就有人公然抗旨了好嘛?

 

“你,那个,宝宝,呃不是,干脆面……”好像更奇怪了。

 

“我叫黄明昊。”

 

“哦哦,明昊啊,谢谢你。”

 

“不用,”黄明昊姿势轻松地往后靠在了沙发上,“你之前救了我,我这么做都是应该的。”

 

你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可一点都不像是不能自己从土堆里出来的样子啊……

 

“当时我太饿了,还没睡醒就又被你戳了尾巴,一时间真以为自己只是只小浣熊了。”黄明昊好像看穿了他心里的想法,解释道。

 

“噢,”朱正廷对这个理由有点接受无能,“可是你为啥要帮我收快递呢?”

 

“收快递只是顺便啦。我那天摸你脑袋的时候发现你最近运数不太好,就想跟着你看看有没有我能帮上忙的。但那天我太饿了,想先去找点吃的,所以没有直接跟你回来。”

 

“……”

 

这只干脆面怎么跟个半仙似的。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你救了我一命。”

 

黄明昊不在意地摆摆手:“应该的应该的,谁让你是我恩公呢。”

 

朱正廷:“???”

 

“对了,”黄明昊向他凑近了些,“你知道一千多年前有个叫白素贞的蛇吗?”

 

朱正廷往后缩了点,却发现被沙发扶手拦住了腰,只好硬着头皮回答:“知,知道啊。”

 

“那你知道救命之恩要怎么报吗?”

 

“……”朱正廷伸手挡住那人继续靠近的身体,“我不知道!”

 

“没关系,我知道就够了。”

 

“等等!我我我我没救你的命,你不用行这么大礼,我受不起受不起。”

 

“噢。”

 

黄明昊点点头,思考了一会儿。

 

 

 

 

 

 

【14】

黄明昊:“那我救了你的命,你来报恩吧。”

 

朱正廷:“!!!”

 

 

 

 

 

 

【15】

然后朱正廷给黄明昊买了一卡车的小鱼干和坚果。

 

全剧终。

 

 

 

 

 

 

【番外1】

@THEO-朱正廷:

 

干脆面真的很难伺候耶!

 

【视频】

 

视频前半部分都是一只棕色干脆面抱着颗核桃专心致志地啃着,直到朱正廷发出了一声轻笑,它抖了抖耳朵看向镜头,好像才发现有人在偷拍它。

 

接下来的画面就有点不受控制了。

 

只见小家伙愣了片刻,随即果断丢了那颗啃了一半的核桃向朱正廷这边跑了过来。

 

朱正廷是盘腿坐在地上拍的,镜头跟随着干脆面一直移到了他的腿上,并且记录下了干脆面扑到他身上不断往上爬,期间还伴随着朱正廷“哎哎哎”的惊呼和吸气声。

 

终于,咔嗒一声,手机砸到地上,画面戛然而止。

 

评论区一片沸腾:

 

“妈呀这是上一条wb里的那只干脆面吧!”

 

“宝宝居然驯服了一只干脆面,我哭泣。”

 

“干脆面往哪爬呢!”

 

“我宣布我是那只干脆面。”

 

“楼上走开,我才是!”

 

……

 

不过这些朱正廷都不得而知了。

 

就像粉丝们永远不知道镜头后面都发生了些什么事一样。

 

嘘。

 

 

 

 

 

【完】2018/7/13

————————————————

对不起我有毒,最近沉迷吸动物///

 

上次说的台风在我们这刮了一天的大风,大太阳,雨都没落一滴,就走了TUT

 

是看了下面这个小浣熊拿快递的梗写的,对没错,又写跑偏了TUT

PS:干脆面有这——么可爱!

PPS:但是不要直接接触噢!因为我都是虚构的而且粉丝滤镜有点重【评论有小可爱科普】

评论(100)

热度(9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