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利十八姨

1902年,200斤,鸵鸟胃

【贾正】|大白鹅家里养了什么(一发完)

所有内容都是本人瞎说的。

 

  

 

【1】

“我一定是在做梦。”

 

范丞丞手里捧着个空玻璃杯,面无表情地关上了卧室通向客厅的房门。

 

 

 

 

 

【2】

范丞丞是YH公寓一名普通的住户,25岁,男,单身,除能吃外无不良嗜好。

 

公寓里除了他还有一只叫朱正廷的黑法斗,一只叫黄明昊的蓝白双色英短,三个单身汉(?)齐聚一堂,并且看起来都毫无脱单发展意向。

 

哦对了,不要问为什么给动物取这么人模人样的名字。

 

毕竟范丞丞一只纯正的山东大白鹅都平安无事地在人类世界生活了25年呢。

 

 

 

 

 

【3】

说起这一猫一狗,范丞丞是真的头疼。

 

朱正廷是他正儿八经从领养中心申请回来的,刚来的时候才三个月大,多么活泼可爱天真无邪的年纪啊!

 

那小黑葡萄眼溜溜地把你一望,只想把世界上最好的罐头递到他面前。

 

疫苗按时打,除螨按时驱,每天雷打不动下楼玩耍,就怕这小祖宗受点什么委屈。

 

法斗天性好动,磨牙期更是非得咬点什么。最贵的磨牙棒他不要,就爱折腾那些沙发拖鞋。

 

那段时间最常见的画面,就是范丞丞手捧全家桶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朱正廷在地毯上抱着棉拖鞋玩得不亦乐乎。

 

啊,真是时光浅浅,岁月静好。

 

 

 

 

 

【4】

这样的时光一直持续到某天下楼玩耍的朱正廷带回了一只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小英短。

 

那天刚下过一场暴雨,范丞丞本来不想出门,怕刚做完美容的某只转头就混得一身泥。但他耐不住朱正廷生气地在他肚子上跳舞,只得老老实实应着。

 

然后他就看见朱正廷脱缰一般钻进灌木丛里。

 

再然后。

 

家里的开支就又多了一口粮。

 

黄明昊那会儿瞧着刚满月,身上倒没什么伤,只是刚遭了一场暴雨,小小一只哆哆嗦嗦地偎在朱正廷边上,看着范丞丞的眼神却不太友善。

 

除了上楼这一段不得不让范丞丞抱着,其他时间里黄明昊都一直紧跟着朱正廷,洗澡擦药都得朱正廷在边上看着。

 

朱正廷也好像突然开了窍,皮的本性半分没现出来,在边上转来转去,听见黄明昊难受的哼哼声还会去扯范丞丞的裤管,让他小心点。

 

范丞丞:???我容易吗我?

 

黄明昊是只纯种英短,如何被遗弃的已经不得而知,但是它身为一只猫,对朱正廷倒是没一点见外的样子,玩闹也好吃饭也好,永远跟朱正廷在一块,感情好得像是他们一见如故第一天就拜了把子。

 

范丞丞还记得第二天他从卧室出来,自家小祖宗居然把窝让了出来,让黄明昊睡在柔软的垫子上,自己在旁边趴成一团。

 

大概是他开门的声音有点大,黄明昊抖抖耳朵醒了过来,它仰起脖子张望了一番,然后慢吞吞地挪着步子,爬到朱正廷肚子上睡下了。

 

门口的范丞丞:……

 

为什么我的心情有一丝丝复杂?

 

 

 

 

 

【5】

刚开始相处的日子是相安无事的。

 

朱正廷让着小奶猫,有什么好吃的总是叫黄明昊先吃,也不老催着范丞丞带他去楼下了;黄明昊也时时顺着朱正廷,虽说猫一天睡眠时间很长,但在朱正廷想玩的时候黄明昊还是会陪他玩,想休息了就往他背上一趴,两只偎在一起就能睡觉。

 

然而后来都变了。

 

本白鹅的灾难日子到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猫也有青春期,黄明昊八个月大的时候已经长成成猫的状态了。不老跟着朱正廷了,开始自己找个衣柜顶、书架子睡觉,那些地方朱正廷自然是够不到的,他站在地上蹦了两下,不满地叫,黄明昊就是不肯下来。

 

再后来就是相看两厌的时候。

 

朱正廷很明显是生着气的,饭桌上都是一副有他没我有我没他的表现。范丞丞不知道黄明昊怎么想,这家伙对他一直很高冷,他才猜不透这四脚兽的心思。

 

黄明昊没什么表现,反正猫饭量本来就小,少吃多餐的,要避着朱正廷吃饭完全没问题。

 

于是朱正廷就更气了。

 

 

 

 

 

【6】

又是一天午后,窗外下着暴雨。

 

范丞丞舒适地在沙发上维持着贵妃躺的姿势,左手拿着一根他最爱的玉米肠,美滋滋地看着他爱豆新演的电视剧。

 

朱正廷趴在他脑袋边的抱枕上,心情差到无精打采。

 

然后黄明昊掂着步子从书房走出来了,朱正廷这边很明显竖起了耳朵,就盯着他的动作。黄明昊不为所动,路过客厅看都没看他们一眼,钻进了厨房。

 

朱正廷气得骤然起身,一张口咬掉了近在咫尺的刚开封的玉米肠。

 

正打算吃的范丞丞:……

 

请问我做错了什么???

 

 

 

 

 

 

【7】

雨一直下到天黑,没停,气象台还发布了黄色雷电预警。

 

范丞丞看了一下午的剧,草草吃过晚饭洗了澡就回房睡觉了。

 

窗外闪过亮黄色的光芒,几秒后响起破空似的雷声。

 

不过这些都被拦在了厚重的绒布窗帘外,丝毫影响不了范丞丞的睡眠。

 

 

 

 

 

【8】

范丞丞是被一阵低低的说话声弄醒的。

 

那声音嗡嗡的,隐隐约约,让他一瞬间分不清是在做梦还是现实。

 

一个清亮的声音说:“……你别找理由,我不想听,你就是不喜欢我了。”

 

另一个略低的声音响起:“我没有啊。”

 

“你理都不想理我了,还说没有。”

 

“……那是我最近不太舒服。”

 

“啊?你怎么了?”

 

“没事。”

 

“……”

 

范丞丞睁开眼,凝神又听了一会儿,发现没有任何声音。

 

他坐起来摸了摸脖子,觉得自己应该是在做梦,又有点口渴,拿起床头柜上的玻璃杯摇晃着下了床。

 

打开门的那一瞬间他发现自己应该还没睡醒。

 

白天他躺了一天的那个皮质沙发上,交叠着一黑一白两个身影,此时听见开门声,同时抬头向他看来。

 

三人对视了一秒。

 

范丞丞砰地关上了门。

 

 

 

 

 

【9】

朱正廷听到黄明昊说他最近有点不舒服的时候是真的很担心,什么生气啊不高兴啊一下子被他丢到了边上,他掰过黄明昊的肩膀去看他的眼睛,但那人却很快又躲开了。

 

“你干嘛啊让我看看,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没有,你别猜了。”

 

“那你说你哪不舒服?”

 

“……”

 

黄明昊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般说出两个字:“牙齿。”

 

“嗯?你牙齿怎么了?磕到了?”朱正廷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家伙自己折腾撞到牙了,直到看见黄明昊脸越来越红,好像才反应过来,讷讷地问,“你,不会是……”

 

“嗯,我怕我咬到你。”

 

朱正廷噗地笑出声:“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这不是正常的吗?再说你那小碎牙还咬我呢,想太多了吧你。”

 

黄明昊恨恨地磨了两下牙,上下两颗突出的牙齿摩擦在一起:“谁说我咬不到了?”

 

“我我我,我说的,你就是咬不到,咬到了也不痛不痒的。”

 

下一秒黄明昊就扑了上去,吓得朱正廷往后一躺靠在了沙发扶手上,黄明昊的虎牙抵在他锁骨的位置,清浅地摩挲着。

 

朱正廷慌忙去推他脑袋:“不是吧你来真的啊?”

 

黄明昊抬头看他:“不是你不信的吗?”

 

朱正廷:“我信我信,我真的信,你快下去!”

 

黄明昊:“晚了!”

 

然后便把头重新埋下,朱正廷伸长了脖子躲他,又不知道被碰到哪里戳到了开关,痒得他不断发笑。

 

再然后。

 

山东大白鹅打开了门。

 

戛然而止。

 

 

 

 

 

 

【10】

“我一定是在做梦。”

 

范丞丞做好心理建设再打开门的时候,客厅里只有两只重新睡成一窝的崽子。

 

恰好此时一道白光闪过,范丞丞打了个激灵,这下好像才彻底清醒一般,摇头说着“我果然是在做梦吧”,重新爬回床上睡觉去了。

 

只有客厅角落的地方。

 

一猫一狗同时睁开眼睛,长长呼出一口气。

 

他们对视一眼,共同决定以后还是对这个善良的大头两脚兽宽容一点吧。

 

然后安安稳稳重新窝回去,仿佛之前闹别扭的是别人一样。

 

 

 

 

 

 

--------------------------------------------------

【完】2018/7/10

 

是一如既往的沙雕文学【好像还有点烂尾。】

明天我们这要刮台风,不过没事,阳光总在风雨后【虽然不是很怀念40°C的太阳】

哦对了,搬砖的我一点都不羡慕tin宝和小黑球【不知道叫什么……】

 

一点都不。

评论(100)

热度(993)

  1. 好梦天利十八姨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山东大白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