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利十八姨

1902年,200斤,鸵鸟胃

【贾正】|两罐特浓の旺仔牛奶(一发完)

所有内容都是本人瞎说的。

  

【1】

C大和C大附中处于一条街上,中间隔了两个十字路口。

 

朱正廷这天被指导老师抓去充当免费劳动力。

 

老师有个第不知道多少届学生在C大附中当舞蹈老师,上外地游学交流去了,剩一堆青春期躁动的小兔崽子丢给他。

 

一般学校都不允许在校未毕业的的大学生来代课,但谁让附中跟C大有“裙带关系”,而且导师的大招牌和朱正廷自己攒的一柜子奖杯奖状都不是白来的,这个代课老师让他来还真没啥说不过去,反而有点屈才的滋味。

 

于是朱正廷摇着扇子款款进了校门。

 

然后。

 

撞上了当时还没到他胸口的小豆丁牌黄明昊。

 

 

 

 

【2】

小豆丁当时正在抹眼睛。

 

他穿着附中校服,版型端正的外套随意地系在腰上,白衬衫的袖子也挽得老高,黑色的校裤裹着憋屈的两条长腿,被无情地蹭坐在台阶上。

 

当然主人无暇管地面是否干净,只顾低着头抹眼睛。

 

嗯,比例还行,不知道肢体协不协调。

 

朱正廷站在不远处的树荫下默默想道。

 

本来看两眼就想走的,毕竟这年头失意的小屁孩多了去。花朵太脆弱,考试考差了说不准都要闹个抑郁,他朱正廷又不干心理辅导这一块,治不了治不了。

 

然而他这边正准备溜呢,那厢小豆丁像是察觉到什么,抬起头来,露出一双红红的眼睛。

 

桃花眼,张扬得很,现下染了粉色又更添了点别的味道。

 

哟,脸长得也不错。

 

朱正廷满意地摇了摇扇子。

 

“门卫叔叔怎么会让你进来的。”

 

小豆丁冷不防开了口,正处于变声期的嗓音听起来像在芝麻糖里滚过的白团子,有种的软孺质感。

 

朱正廷看他:“门卫叔叔为什么不让我进来?”

 

“因为你看起来不像好人。”

 

“……”

 

青春期的孩子都这么没有礼貌的吗?

 

要是两年前你朱哥早就一直鞋子丢过去问候你的小face了。

 

我忍。

 

 

 

 

 

【3】

努力用为人师表来说服自己的朱正廷,没有问出很傻逼的“为什么我不像好人”这个问题。

 

他仔细瞅了瞅说完话就把头扭开的豆丁,突然福至心灵地想到:

 

这孩子是不是被我看见他抹眼睛了觉得丢人才装出一副鄙夷的嘴脸来的啊?

 

哼(¬︿̫̿¬☆)

 

“不像好人的人才不是我这样。”

 

朱正廷存了些报复的心理,趁人家扭过头的时候凑到跟前,扇子随手往人衣领子里一插,随后用两根手指头把人脑袋给掰过来面向自己。

 

最接近的时候。

 

他们之间的距离只有0.01公分。

 

48小时之后他就会因没有爱情的解药而亡……

 

呸呸呸什么乱七八糟的。

 

回去一定要把天天在寝室里炼仙丹看老剧的蔡徐坤以暴制暴一顿。

 

黄明昊大概是吓懵了,眼睛都忘了眨地看着面前的人。

 

“你看清楚了啊,不像好人的本大爷是怎么对你的。”

 

 

 

 

【4】

朱正廷干嘛了?

 

朱正廷摆着一个恶霸的姿势,装腔作势地虎着一张脸,一只手捏着人初中小豆丁的下巴,另一只手从兜里掏出了……

 

一包湿纸巾。

 

然后他把小豆丁的脸仔仔细细擦了一遍,尤其是眼睛边上,最后连小孩子的手指头也不放过,挨个儿秃噜过去。

 

随后他放开小孩,呼出一口气:“好了,看着舒爽多了。”

 

黄明昊:“……”日。

 

朱正廷看着小孩擦干净了却不知道为什么瞬间黑回去的脸,以为他还沉浸在考试失利(对他非常自如地把人家不开心归因为考试失利)中,不在意地拍拍人肩膀说:

 

“别灰心孩子,考试并不是全部,至少emmmmm”朱正廷顿了一下,“至少你还有一张只要不黑就还看得过去的脸。”

 

黄明昊:“……您还是别说了。”

 

朱正廷还想指引一下这位迷途的羔羊,上课铃却非常没有眼力见地响了。他这才有了“噢我好像是来这代课的emmmm舞蹈室在哪?”的意识。

 

“舞蹈室在综合楼二楼,你往前直走第二栋楼就是。”

 

“咦我刚刚把心里想的说出来了吗?”

 

黄明昊眼神都不想给他了。

 

“行呗,那我先走了赶时间。小朋友不要难过啦,回头哥哥请你喝饮料吼,再见!”

 

朱正廷又薅了两把豆丁脑袋上短短的头毛,心情愉快地跑走了。

 

黄明昊盯着那人跑远了的背影,眼底说不清酝酿着什么,过了半晌他有点不自在地动了动,然后……

 

从背后摸出了把扇子。

 

……

 

 

 

 

 

【5】

扇子是那种中式折扇,展开了是再寻常不过的山水画,不知道是谁画的反正黄明昊也品鉴不出什么东西来。

 

重点是扇面背后。

 

右侧靠近大扇骨的地方,有一个用毛笔添上去的猪头,旁边带着一个飘逸的签名。

 

朱。

 

正。

 

廷。

 

 

 

 

 

【6】

那天放学前最后一节自习课,黄明昊小朋友收到了全校范围的广播通知:

 

“请注意!七(19)班的黄明昊同学,七(19)班的黄明昊同学,你的哥哥拿了两罐特浓款旺仔牛奶要给你!”

 

“哇——你的哥哥好爱——”

 

“闭嘴!”

 


很久很久以后,当黄明昊和朱正廷并肩走在C大和C大附中中间那条街上,手里还一人捧着一罐旺仔牛奶的时候,黄明昊终于问出了这个困扰他多年的问题:

 

“所以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噢,你啊,你当时有张12寸的证件照就贴在你们学校门口光荣榜上,榜一的荣耀,光芒万丈。所以你为啥不开心呢那会儿?”

 

黄明昊默默喝了一口牛奶,没开口。

 

当时为什么不开心他已经想不起来了,因为有个不像好人的猪头一点不见外地撞了过来,没给他防备的时间,也没给他反应的机会。

 

他还记得朱正廷当时跑了几步又回头喊他的样子。

 

“别说我不像好人了,你见过哪个坏人长得像我这么社会主义式好看的吗?”

 

嗯,还真没有。

 

从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有你一个就够了。

 

 

【完】

 

 



------------------------------------

人生中最刺激的一次摸鱼。

 

摸到一半被拉到微信群面批【虽然主要是主任大大在帮忙顶锅】

 

啊,想退休【。






评论(41)

热度(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