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2年,200斤,鸵鸟胃

【贾正】|每天都有新鲜感【上】

所有内容都是本人瞎说的。

 

【1】

朱正廷被从天而降的高跟鞋砸到了脑袋。

 

那双鞋以完美的抛物线与他尊贵的头发生了撞击,随后自由落体掉在了石砖地上,声响清脆。

 

然而还没待他做出反应动作,又是一道阴影笼罩了他。

 

噢。

 

这大概就是流年不利吧。

 

只是来参加一场(相亲)宴会的朱正廷在被彻底砸晕之前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2】

然而他并没有晕过去。

 

黑影身手利落,一个眨眼间已经翩翩然在他身边准确着陆,衣袂纷飞间一头黑色的长直发混着淡淡的柠檬香气扑在他的脸上。

 

朱正廷:???

 

这位少(女)侠?你打哪来啊?

 

少女微偏过头看了他一眼,似乎这才注意到这还站着活人。她转过身步步逼近眼前的人,上挑的眼尾带着三分打量七分戏谑,直到把人彻底堵在围墙上。

 

“不好意思。”

 

朱正廷已经惊呆了。

 

等等女侠你是不是长得忒高了点,还有你的声音怎么略有点粗呢?

 

然而两人间越来越近的距离容不得他想别的。朱正廷忍不住收敛了呼吸,慢慢注视着眼前渐渐放大的面容,就在他差点想要喊非礼的时候——

 

女生蹲了下去,轻巧地捡起落在一旁的高跟鞋,潇洒转身离去,伴着不知从哪飘来的弥天大雾,转眼就消失了。

 

朱正廷呢?

 

朱正廷觉得这不是流年不利,这是流年见鬼了。

 

 

 

 

【3】

相亲宴因为朱正廷急着回家给灶王爷上香而散了场。

 

他连对方人家的脸也没见着,不过他也不是特别关心这个。本来他也是被家中长辈给哄了过去,到了才知道这是场伪装好的相亲,所以才会有擅自离场在庄园里瞎逛又是碰头又是撞鬼的一幕发生。

 

结束闹剧之后朱正廷还是回归日常生活,他是个在读硕士,这日要帮导师代课却起得迟了些,等他到教室的时候基本上座位都坐满了。

 

于是便开始上课。

 

然而上着上着他发现有点不对,怎么第一排的这个小男生不看书不看PPT,专门就盯着他一个人,转身去黑板上写个字都有如实物的视线黏在背上,三月的天里硬是给看出一身虚汗。

 

再仔细一瞧,好嘛,眼熟得不得了。

 

这不是那天庄园里撞见的女侠(鬼)吗?

 

别以为你剪个短发戴副镜框我就认不出你了!那天回去以后他可是天天梦见这鬼(X),吓得他特意去买了串佛珠,每次睡觉都要做一番思想建设背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简直惨不忍睹。

 

朱正廷托了托眼镜,状似平常地提问:“你,起来回答一下维果斯基的需要层次论都有哪几个方面。”

 

男生起立,笑得礼貌而乖巧:“需要层次论指出了生理、安全、社交、尊重和自我实现五个方面的需要。不过老师,需要层次论是马斯洛的,不是维果斯基的噢。”

 

朱正廷:“……你叫什么名字?”

 

男生依然笑眯眯:“回老师,我叫黄明昊,你也可以叫我Justin。”

 

 

 

 

【4】

黄明昊不是他教学班里的学生,毫无疑问。

 

甚至这个名字是真的假的也存疑。

 

朱正廷伸手在额头右上方的地方揉了揉,被高跟鞋砸出来的包早就消失了,他只是习惯性地用食指在那打着转,反省起自己来。

 

一把年纪了,居然连人性别都认错!

 

居然连马斯洛和维果斯基都搞错了!

 

朱正廷先生陷入了人生观和职业素养的双重打击之中。

 

“都是黄明昊的错!”

 

“正廷你瞎喊什么呢?”

 

沉溺在自我谴责之中的他从思考中醒悟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发小毕雯珺拉到了酒吧里,他的跟前甚至还摆了一杯红蓝渐变的鸡尾酒。

 

朱正廷一脸震惊:“我去,毕雯珺,我一人民教师祖国园丁灵魂工程师,你居然拉我来酒吧!”

 

毕雯珺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拜托大哥,你一大龄男性公民能不能摆正一下自己的位置?”

 

“再说了,你个成年的来酒吧有什么好奇怪的,人未成年都搁这与时俱进与民同乐呢。”

 

朱正廷跟着他的目光回头:“啥,哪来的未成年?”

 

“喏,那不就是吗?”

 

朱正廷顺势看去,当即感觉一道雷劈在自己天灵盖上,硬生生把祖国园丁的高帽劈裂了。

 

那个坐在吧台边上、梳着一头亮眼且张扬的金发、百无聊赖地四处张望的未成年,不是今天早上还坐在他教室里回答马斯洛需求层次论的黄明昊还有谁?

 

而那头黄明昊也终于不负众望地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火花四溅,精彩纷呈。

 

 

 

 

【5】

朱正廷一脸铁青地走了过去。

 

黄明昊此时完全没了当时上课那端正地跟少先队员一样的坐姿,就像个流状的懒蛋蛋摊在吧台上,没个正形。看到他过来了也没多大反应,只是对他举了举手里的高脚杯。

 

666。

 

未成年还喝酒了。

 

“黄明昊?”

 

“哎,老师,是我呐。”

 

“你多大?”

 

“唔,02年的。”

 

你看,果然是个未成年。朱正廷一边唾弃了一下自己居然被个未成年涮了,一边又忍不住端起教师育人的架子:“那你怎么进来的?”

 

黄明昊歪着头似乎思考了一下:“刷脸吧,老师你不觉得我长得很帅吗?”

 

朱正廷:呵呵。

 

你亲爱的老师想要用高跟鞋kiss你帅气的脸。

 

但他还是按捺住了体内躁动的灵魂,看了看时钟上走向12的时针,本着挽救未成年堕落灵魂的伟大使命,他说:“你住哪,我送你回去,这地方你还是不要来的好。”

 

说着又忍不住看了一眼摇晃的高脚杯,“酒也不能喝。”

 

黄明昊听了却开心地笑了起来,然后拿过酒杯就一饮而尽,不答反问:“那老师你怎么来这地方呢?”

 

朱正廷刚想说我跟你能一样么我又不是未成年,还有不让你喝你还来劲了是吧还敢当着我的面喝,你这祖国的未来真是歪的特立独行。

 

然而他没说出口的机会,因为某个未成年又一次向他凑近,这次直接附到了他的耳边,说话间的气流毫不客气地拂过他的耳畔,带着一股橘子汽水味儿的清爽:

 

“老师,带我回你家呗。”

 

 

 

 

【TBC】

其实不是老师是学长?

 

分成上下两篇,然后这篇文会有的梗:

 

1. “我喜欢一种就是,长头发,高个子,看起来就非常有女人味的。”

2. “另外一种就是短发,乖巧可爱的。”

3. “性格方面就是,要特别,能不断地给我新鲜感。”

4. “朱正廷打游戏就是,落地成盒你知道吗?”

5. “胆小,佛珠”

6. “我一般都是哄别人,就某个人比较需要哄。”

 

自己发现吧hhhhhhhhhh

投票加油!

 

 

 

 

 

 

 

 

 

评论(35)
热度(278)

© 天利十八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