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2年,200斤,鸵鸟胃

【贾正】|天台爱情故事【一发完】

所有内容都是本人瞎说的。

  

【1】

乐华娱乐公司顶楼15层上面有个天台。

 

一般没人上去。

 

因为公司本来在这一片建筑群里也不是最高的,电梯还只能坐到15层,离天台还要再自己爬两截楼梯。

 

爬得累死累活推开门发现自己依然不能俯视众生,只能抬头看看周围矗立着的高出一大截的建筑们,被外观的玻璃窗闪花了眼,被狭管效应的穿堂风吹得泪流满面。

 

所以一般没人上去。

 

何况这公司里头除了一个个做梦的没日没夜训练都还嫌时间不够的练习生,就是一群准点打卡上班的小白领小高管,谁没事上去感受风吹日晒啊。

 

朱正廷有的时候就很没事干。

 

他算是公司的老骨干练习生,公司给他安排的练习室也要高级一点,被排在最接近顶楼的地方,他在练习间隙就会自己爬到天台,在靠近栏杆的地方坐一会儿,然后再下楼继续训练。

 

用他自己的话说,封闭在练习室里的感觉太糟糕了,在天台上,他能感受到风,空气,还有自由。

 

这个说法被偶然撞见朱正廷爬楼的黄明昊无情地嘲笑了,说他就是青春期残留的疼痛文学在作怪,有时间爬楼不如跟他一起去楼下撸串,感受炭火般的青春无极限。

 

朱正廷气得把汽水喷到了他的炭火上。

 

然而话是这么说。

 

后来爬楼上天台的人却从朱正廷变成了朱正廷黄明昊。

 

偶尔有另外几个人想跟上去看个究竟,探索一下十五层以上到底是哪里的世外桃源。

 

但他们要么没熬过这来自大自然和人类社会的风和光的双重攻击,要么无法发现这光秃秃的天台到底有哪门子乐趣,渐渐就都撤了。

 

于是,天台还是那个天台,人还是那两个人。

 

 

 

 

 

【2】

廊坊影视基地第三舞台的大棚顶上也有个天台。

 

这次是朱正廷和黄明昊两个人一起发现的。

 

除了用来吃喝拉撒睡的练习室和寝室楼,只有录制的时候练习生们才会来到各个舞台大棚,所以几个用白色钢板遮盖着的舞台常常是空无一人的。

 

拎着行李箱来到廊坊的第一天,他俩迅速地解决了晚餐,像两个冬游的小屁孩手牵手地探索地图去了。

 

“噢噢,这里不错,真不愧是朕要打下的江山啊~”

 

黄明昊原地转了一圈,随后像只发现食物的羊驼一样脚不沾地地四处蹦了起来。

 

朱正廷则四平八稳地走到天台边缘,两只手撑在只到腰高的护栏上,他的脚下正对着一个岔路口,从这个位置可以看到左前方已经亮起灯的练习楼,还有右前方寝室楼某个窗口晃过的人影幢幢。

 

撒欢跑了一圈的黄明昊在撞到杆一样矗立着的朱正廷之前刹住了蹄子,这会儿也安静下来,站在他哥边上一并看着某处:

 

“朱正廷,这次一起出道吧。”

 

 

 

 

【3】

后来几个月里,两个人分别单独上来过几次。

 

不是约不到同一个时间一起上来。

 

只是有些时候,自己的难过实在不想和另一个人分享。

 

 

 

 

【4】

3月18号到来之前,朱正廷发现自家几个弟弟总是缺一少二的,铜矿的次数日益减少,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团是不是要从内部分裂了。

 

揪住路过他身边跟他打了个招呼就要闪人的范丞丞,朱正廷一脸严肃地问他:“范丞丞你最近忙什么呢,是不是舞台结束以后就又开始东吃西喝了!”

 

福西西一脸懵逼+委屈:“我哪有!你看我的头最近都瘦了一圈了好吗?!”

 

朱正廷打量了一下,发现好像确实是这样,不解道:“那你怎么一天到晚见不到人?”

 

福西西:“我忙着找仙女棒呢!”

 

朱正廷:“……”

 

趁着他一愣神的功夫,范丞丞身姿矫健地闪人了。

 

回到寝室,一头雾水的朱正廷爬上床,向背对着他的黄新淳提问:“范丞丞最近是不是又光吃零食忘吃药了?他居然跟我说他要去找什么仙女棒?他是哆啦A梦吗还仙女棒!”

 

黄新淳头也不回地安慰他的小老虎:“没事哈,孩子有病总不好,饿一顿就好了。”

 

朱正廷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伸长了脖子去看他:“那你又在干嘛?”

 

依然是头也不回:“我在画工程图呢,将军饮马图,算一下x的平方根怎么样才有最小值。”

 

朱正廷:“……”

 

我的队友都有病。

 

 

 

 

【5】

“别管他们了,一个个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

 

黄明昊怡然自得地坐在练习室地板上嗑瓜子,对朱正廷的担心表现出了亲室友的冷漠。

 

噢,瓜子是他从青岛人那里抢来的。

 

朱正廷还是将信将疑的,他深刻地反省了一下自己最近是不是太不关心队友了,不然就是这些孩子集体到了青春期,都有自己的小秘密了。

 

“唉——”

 

大家长朱正廷叹了一口气,伸手捏了一把黄明昊因为嗑瓜子而鼓起来的腮帮子,毫无疑问地被躲开了。

 

“唉————”

 

一口气被叹出了一腔京剧。

 

三岁一代沟,六岁一海沟,小孩子可真难搞懂。

 

 

 

 

【6】

三月十七日晚上十一点半,被黄明昊蒙着眼睛拖到天台上的时候,朱正廷心里想的是:

 

完了,这群瓜娃子果然憋住了,今天就要趁着夜黑风高武装反抗我的统治了。

 

为什么要这样?

 

我难道不够民主吗?

 

而且反抗就反抗嘛,能不能给我件羽绒服先,三月份的廊坊的夜风还是很喧嚣的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他眼睛上蒙着的眼罩就不见了。

 

光亮顺着缝隙闯进他的视线,夜风带着不远处摆好的生日蛋糕和鲜花的馨香,悄无声息地漫过满天星光。

 

 

 

 

【7】

朱正廷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那个,我,蛋糕……”

 

黄明昊背着手站在他对面,侧头看了一眼:“啊,是你的生日蛋糕。”

 

朱正廷:“所以你们这些天,就是在准备这个啊?”

 

“不是‘你们’!Justin这个人根本就只是在嗑瓜子,事情都是我们干的!”

 

卧槽哪里来的声音吓我一跳!

 

黄明昊不慌不忙地从外套口袋里摸出一个对讲机,只听那黑盒子还在不停地叫嚷着:“就是,Justin就是个包工头!就知道压榨我们劳动人民!”

 

黄明昊面无表情地说:“包工头不给你们发工资了。”

 

对讲机安静了。

 

朱正廷看着对面小孩,刚染的深色头发被夜风吹起又服帖地趴下,原本还带着威胁的眼神在接触到他的之后软化了不少,同时却也开始躲闪起来。

 

朱正廷本来是有些想笑的,这些弟弟忙前忙后为他的生日准备惊喜,却又别扭的不得了,他只觉得整颗心都是甜的。

 

然而被黄明昊的眼神这么一瞧着,一种名为不好意思的感觉突然就蔓延开了。

 

朱正廷看天看地,最后把目光黏在蛋糕上:“他们几个在哪呢,过来一起吃蛋糕吧。”

 

黄明昊这才轻轻咳了两下,牵过他的手把人往蛋糕那边带,边走边说:“不用管他们,他们还有事做。”

 

朱正廷近乎是不带思考地跟着走,眼睛却盯着两个人交握在一起的手上,直到黄明昊在小餐车前停下,两人的手也没有分开。

 

不是吧朱正廷,牵个手而已啊,你可千万别脸红啊!

 

然而——

 

“朱正廷,哥,你脸怎么那么红?”

 

别喊了弟弟,你哥我现在想从这里跳下去。

 

 

 

 

【8】

黄明昊把蜡烛点起来,看了看手机:“还有十分钟。”

 

朱正廷两只手抱着脑袋:“噢,那再等等吧。”

 

黄明昊看看他哥抖得跟个海草一样,才反应过来刚才拉得急了忘了给人披肩外套,这会儿室外温度个位数,光穿件毛衣可不得把人冻出毛病来。

 

于是他慷慨地把外套分了一半给朱正廷。

 

黄明昊,一个还没来得及被国产偶像剧浸淫就去韩国务工的零零后富家子弟。

 

他能想到的分外套的办法当然不是非常罗曼蒂克的把人搂进怀里。

 

……

 

朱正廷和黄明昊,两个一米八以上的大小伙子,头顶着一件长款黑色羽绒服,朱正廷顶着上半件,黄明昊顶着下半件,在夜风中一同抖成了两棵海草。

 

最后还是朱正廷看不下去了(实际上是因为太冷了),使用了正确的共享羽绒服的方式,把两个人一起裹起来,坐在地上背靠着栏杆,这才感受到了一丝丝的温暖。

 

在这一丝丝的温暖中,黄明昊毫无反省地继续折腾:“朱正廷,我们来玩‘当然了’好不好?”

 

朱正廷也随他去:“行啊。”

 

黄明昊:“那我先来问。”

 

“我把你最喜欢的那双袜子穿破了个洞,你知道吧?”

 

朱正廷右眼皮抖了抖:“当然了。”

 

“新淳每天对着你供着的那串佛珠念《小王子》,你知道吧?”

 

朱正廷左眼皮也不受控制地开始抖:“当然了。”

 

“李权哲让范丞丞在发照片前把他脸上的褶子去了,你知道吧?”

 

朱正廷开始挑眉:“当然了。”

 

“尤长靖说他要把‘全幼儿园最能吃’这个称号让给你,你知道吧?”

 

朱正廷开始磨牙:“当然了。”

 

“最后一个问题,”

 

黄明昊看着近在咫尺的眼前人,每一根睫毛都看得分明。

 

 

 

 

 

【9】

“你一定要和黄明昊一起出道,你知道吧?”

 

 

 

 

【10】

有烟花在两人背后炸开,一朵接着一朵的,有前一朵烟花在深蓝色的夜幕下留下星星的尾巴,就有后一朵烟花义无反顾地用彩色划开夜色的沉寂。

 

同时吞没了最后一个问题。

 

两个人一起回头,他们坐着没有动,透过栏杆与栏杆之间的间隙将所有美好尽收眼底。

 

“朱正廷!生日快乐!”

 

底下传来其他几位乐华弟弟们的呼喊声。

 

朱正廷却扭过头,看着黄明昊凝望烟花时留给他的侧脸:“黄明昊,你刚才最后一个问题是什么?”

 

黄明昊也收回目光,将所有烟花的色彩沉进眼底:“不管是什么,你的回答呢?”

 

朱正廷一直正正地直视着他的眼睛,却没有回答。

 

黄明昊缩在身后的手悄悄地握紧了栏杆。

 

“……”

 

“第二轮烟花开始啦!!!”

 

咻咻咻的飞流之中,黄明昊看见朱正廷说了三个字。

 

再然后就是一片温热裹在青年身上干净的皂角香中,贴了上来,把他的一切不安、焦虑、和寒冷一并驱逐。

 

 

 

 

【11】

“你说他们到底知不知道我们这个角度什么都看得见?”

 

“他们应该也不知道对讲机没关吧?”

 

“我的妈,这可是直播啊……”

 

 

 

 

【12】

乐华天台上,朱正廷坐在矮房的顶上,给黄明昊指前方两座高大建筑中间的空白地带,他说:“我喜欢风,空气,还有自由。”

 

黄明昊说:“你就是青春期残留的疼痛文学在翻滚。”

 

朱正廷看了他一眼,没什么意味地笑着:“可能以后,你也会喜欢的。”

 

黄明昊当时不懂。

 

第三舞台大棚的天台上,和朱正廷挤在同一件羽绒服下,黄明昊觉得自己有了答案。

 

我喜欢和朱正廷一起吹过的风。

 

我喜欢和朱正廷一起呼吸的空气。

 

我喜欢和朱正廷一起享受同一片自由。

 

最重要的不是风,空气,和自由。

 

是和朱正廷一起。

 

 

 

 

【完】

 

朱正廷,生日快乐!!!!

 

有个小彩蛋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有。

 

把Justin的所有问题的第一个字串起来,就是【我新(心)李(里)尤(有)你】

 

好了我知道这很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捂脸跑】。

赠送一个富贵在天台羊驼跑的动图:

评论(40)
热度(616)

© 天利十八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