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2年,200斤,鸵鸟胃

【长得俊】|卤肉有约(完)

所有内容都是本人瞎说的。

更新在【7】后面哈。

【1】
水果台的人今天都忙疯了。

也不知道是走了哪股东风吹来的运气,著名演员、前段时间刚刚第三次拿下小金人的林彦俊居然接受了他们台的综艺节目邀请,把本来不抱希望只是试探着提问的节目总监惊得石化了好几分钟。

结束石化的总监瞬间开启阎罗王模式,催着手下的小鬼们,哦不是,工作人员们马不停蹄地赶方案备台本。

开玩笑,视帝林彦俊的综艺首秀哎!

不搞个开门红他都对不起林彦俊老师对他们的信任!

【2】
节目名字叫《卤肉有约》。

乍一听像一档美食节目,实际上它……

就是一档美食节目。

他们采取的依然是一对一或者一对多的访谈模式,只不过与其他的访谈综艺节目有所不同的是,《卤肉有约》的谈话地点,从街头大排档到高档西餐厅,只有你想象不到的美食,没有他们找不到的店家。

主持人和嘉宾就像平常约饭的朋友一样,边吃边谈,节目组居然也很大胆地把酒也摆上桌子,丝毫不介意嘉宾们“酒后吐真言”。

某年某月某日,由朱正廷和黄明昊组成的“YH男团”首只小分队,受邀来到了他们节目。因为和主持人都是从同一档节目出道的,饭席间他们相谈甚欢,直到黄明昊问出:“哎我想说很久了,这个人头马摆在这里是可以喝的吗?”

主持人操着一口这么多年都没变过的马来西亚腔普通话:“当然可以啦,随便喝。”

于是在朱正廷还没来得及阻止的电光火石之间,黄明昊拿出他唱rap的速度倒酒并喝下去,砸吧两下嘴之后。

他倒了。

朱正廷手里夹着肉的筷子刚放下,尔康手刚伸出二分之一:“……他是一杯倒啊。”

于是的于是,黄明昊除了醉倒期间趴得累了换了个姿势,右手还拥有自我意识般地找到朱正廷的左手抓牢了,他就再也没动弹过。

【3】
所以节目组不会强制要求你要喝两口酒,主持人也不会劝酒,但是你如果想喝的话,他们也不阻止,并且有点喜闻乐见。

【4】
林彦俊来到拍摄现场的时候,尤长靖正嗑着一个苹果。

他扶着自己的下巴,努力不让脸上其他地方的妆被碰掉。但其实不远处收拾东西的化妆老师早就在待机就位了,就等着他一吃完就把人抓过来补妆。

边上节目总监正在兢兢业业地跟他确认环节。

总监是个四十代过半的老实人,爱岗敬业,非常正直,这次能够邀请到林彦俊他是真的高兴,因此对待这次节目的态度便格外认真,他叨叨地说:“小尤啊,我知道林彦俊是你前同事,你也是个专业优秀的主持人,但是我还是要强调这个态度我们一定要摆正,我们要balabala……”

林彦俊走进餐厅,看到的就是总监把手放在尤长靖肩膀上,神情热切地说着什么的样子。

他轻轻咳了一声,经纪人先走上前和他们打招呼,总监这才停止慷慨陈词看向这边,连忙拉着尤长靖过来问好。

尤长靖人是走过来了,偏偏看天看地看苹果,就是不看林彦俊。

林彦俊也没有发表什么看法,和总监握过手之后就笑着看他:

“尤老师,那就辛苦你了。”

【5】
尤长靖和林彦俊在一起这件事情,因为他们也没有想要特意去遮掩什么,所以在亲近的这一帮朋友里都是公开的秘密。

平时的相处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交往之前是什么样子,现在也依然是什么样子,他们两个都不是会在口头上去强调什么,或者在行为上特别外秀的人。

(香蕉小分队的胖友们表示不服,无形秀才是真的瞎眼好吗??)

虽然国家早就出台同性婚姻合法的条例,但在大众视角来说对同性公众人物之间的关注度仍然不高。

因此虽然两个人经常在没行程的时候到处胡吃海塞到处玩,也有一些娱记试图跟拍炒新闻,但也并没有掀起什么xyxf,反倒是西皮粉们各种激动和不满。

激动派表示:

啊啊啊啊啊黑白配一脸!!小橘又带小尤去吃海底捞了我的妈!!

我打赌制霸绝对是故意的,明明知道有长进恐高还带人去玩跳楼机!!看吧,下来以后有长进拉着他的手就没放过!!

跳楼机算什么,鬼屋才是真的不怀好意吧!!小尤全程都没抬过头,脸都埋在制霸背上了!!

不满派则表示:

哎你们能不能专业一点,都说了不要拍尤老师的背影了,会很胖你知不知道!

新闻图就不能美颜了吗?果然没有带着爱拍出来的照片就是不能看,我制霸那神级美颜都被你们拍成这样了!!!你们简直比yangshi的照妖镜还有毒!!!

长得俊家的jms总是很无聊,因为他们的日常除了嗑糖一无所有,产粮?不存在的,反正再怎么甜都天不过蒸煮,有那功夫还不如烦恼一下自己为什么还是条单身狗。

【6】
然而就是这对被誉为“同人 斩”“模范夫夫”的西皮,他们吵架了。

【7】
这次节目的拍摄地点是某家海底捞。

海底捞这个主题是早就定下来的,尤长靖知道,但是不知道是凑巧还是怎么的,整个区那么多家海底捞,节目组偏偏挑了当初他们九十来号人一起去的那家。

干嘛,这家提供的包场服务特别好吗?

现场准备就绪,数盘小菜被摆上桌子,绕着中间的火锅摆了好几圈,长方形的餐桌上挤得满满当当。

尤长靖望着火锅汤底上荡漾着的西红柿,心情up了10个百分点。

他们入座之后,林彦君自发自觉地拿过了桌上唯一一个夹子,开始下料,趁此时尤长靖需要对着镜头讲他的开场词。

“……让林彦俊来打个招呼吧。”尤长靖插科打诨地介绍完,视线也跟着镜头切到林彦俊那边,正好看到他下了满满一盘土豆,忍不住说,“那个肥牛也下一点!”

林彦俊好整以暇地把空盘子摆到一边:“肥牛熟得快,等下汤彻底滚了再下。哈喽,大家好啊,我是林彦俊,终于轮到我来蹭饭啦。”

尤长靖瞥了一眼刚冒泡的汤,承认他说得有道理:“我们林老师懂得特别多。那趁着火锅还没能吃,我们先来随便聊聊。大家都知道林老师都不怎么上综艺,这次能够答应参加《卤肉有约》,很多粉丝朋友都非常惊讶呢。”

他说话的时候是看着林彦俊的,林彦俊也自然而然地回望他。

这人今天故意戴着副圆框眼镜,配上他这些年越发沉淀下来的稳重,居然真的有种“高中制霸少年从良了”的感觉,好不斯文。

斯文的林彦俊说:“没办法,不小心把家里那位猫主子给惹怒了,它已经两天没搭理我了,我一进门就对我亮爪子,好不容易放个假连家都回不去,只好过来求节目组收留我一下,给点饭吃。”

尤长靖刚喝下的一大口可乐,差点被瞬间升高的体温蒸得全变成气泡,从嘴里飞出来。

【8】
林彦俊丢出个炸弹以后,又开始一本正经打官腔:“综艺节目这事真的是不赶巧,我这些年把重心都放在作品上,错过了很多机会。现在我年纪不小啦,也开始有打算转方向,这次能够上《卤肉有约》我也感到非常荣幸呢,听说节目组选定的每家店铺都非常不错,早就想来蹭吃蹭喝了。”

“转方向?所以你是想来和我抢综艺的饭碗吗?”

尤长靖转头瞪向导演的方向:“导演,你可不要因为林老师一句话就炒我鱿鱼哦,我上有老下有小家里还有只又凶又烦人的旺财要养的!”

导演组:“……”你专心主持好吗,不要随便cue我们啦!

说话间汤已经滚了,林彦俊用漏勺烫了块牛肉放进尤长靖的碗里,笑眯眯地:“尤老师别想太多了,为了你家的旺财我也不会抢你饭碗的,安心吃吧你。”

【9】
尤长靖这一顿吃的特别多。

一来林彦俊喂得特别多,但凡有他喜欢的都给人烫好了放在碗里,而尤长靖也来者不拒,喂多少吃多少。

到后面还是林彦俊自己反应过来,他知道尤长靖的饭量,根本不能照这样子吃这么多。

他在桌子底下拍了拍尤长靖的腿,没人理。

而尤长靖吃归吃,但也没忘记走流程。录制过了大半,节目组对他们的表现都是很满意的,两个人能抠的点都特别多,互动也强,他们没想到从来不上综艺的林彦俊其实是个梗王,综艺感居然也是这么好。

他们觉得这一期节目没问题了,不出意外肯定要爆。

直到尤长靖突然脸色苍白地捂着肚子,头都抬不起来。

【10】
林彦俊就坐在他边上,看他突然低头就意识到不对,等导演他们惊呼一声冲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把人抱起来了。

尤长靖两只手都捂在肚子上,难受地蜷缩着身体,额头上都是细密的冷汗,刘海都被打湿了。

林彦俊搂着他,冲导演组喊:“叫救护车!”

尤长靖伸手拦他,声音轻极了:“不、不用,扶我,去一下洗手间。”

扶什么扶,林彦俊直接往人膝弯下一抄,打横抱起来大步流星朝洗手间走去。

剩下工作人员拿着手机愣在那里:“那个,救护车还叫不叫啊?”

导演恨铁不成钢地拍他脑袋:“叫屁,去买点健胃消食片!”

【11】
林彦俊面色不愈地站在洗手池边上。

这是录美食节目又不是录大胃王,自己能吃多少心里没数吗?!

身后有抽水声传来,尤长靖脚步有点虚地从隔间里出来,脸上依然没什么血色,林彦俊看他出来了就臭着一张脸去扶他,语气有点重,也不知道是在冲谁:“感觉好点了没?”

尤长靖没什么力气地推开他,伸手去接了捧水漱口,又抹了把脸。

“好了,回去录节目吧。”

林彦俊简直要疯,本来就不白的一张脸因为生气又黑了好几个度,把人逼到腰怼上洗手池边缘:“录什么录,回家休息!”

尤长靖抬头看他,眼睫毛上还挂着水滴将落未落,神色却很平静:“干嘛,林彦俊,就许你敬业,我就不用对工作负责了?”

【12】
林彦俊是前几天才回北京的。

之前三个月他都在大兴安岭某座不知名的深山老林里拍戏,那旮沓连个卫星都定位不到,就别说要有什么信号了,全程封闭拍摄。

林彦俊这个花头精,不知道从哪想到的,从进山开始就隔一星期给尤长靖寄一封信,明明知道字丑还每次都写一大堆话,看得尤长靖脑仁疼。

除此之外,就没什么联系了。

尤长靖这边是固定岗位,每周都要录制,去深山千里寻夫的可能性基本没有。

而林彦俊也表示自己拍完戏马上就回去,而且每周打卡汇报进度,请组织放一百个心。

大家都是成年人,除了见不到面很是想念,日子还是照旧。

而三个月也很快就过去了。

尤长靖那天从电视台回家,就看见某个“深山野人”就穿个睡袍,大剌剌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他回来了还笑嘻嘻地跟他say hi。

嗨你个大头鬼。

林彦俊冲他伸手:“林彦俊向您发起拥抱的请求,接受or接受?”

于是就抱了。

尤长靖两只手环在林彦俊腰上,一脸不爽:“噫你怎么又瘦了,那不是显得我更胖了,在你胖回来之前我拒绝跟你同屏出现!”

林彦俊则揉他的卷毛脑袋:“真的,我感觉你更胖了。”

气得尤长靖伸手就攻击他痒痒肉。

然后就发现不对劲了。

他直接扒开松松垮垮的睡袍,也没管林彦俊“咿咿咿——”的调笑声,把人调了个儿,去看他腰侧到后背的地方。

入目就是一条十公分的疤痕,从颜色上看还刚拆线不久,触目惊心。

尤长靖沉默了。

林彦俊终于意识到自己还藏了个秘密没告诉他,心中暗道要糟,就听见尤长靖问他:“为什么不告诉我?”

他才刚说了个“我”,尤长靖又说:“拍戏的时候受伤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每个星期写的信都有厚厚一叠纸,从告诉他今天拍戏又是一条过到在山里看见一只红屁股的猴子,每件事都能写个八百字作文,就是从来没有提过他受伤这件事。

山里没有信号,没有媒体,他连他什么时候受的伤,为什么会受伤,什么时候拆的线都不知道。

【13】
沉默是预料之中的。

长久的沉默以后,林彦俊说:“……我不想让你担心。”

“哦,不想让我担心。”尤长靖向后靠在洗手池上,主动把两个人的距离拉远,

“我看你根本就不想告诉我,是不是觉得也没必要告诉我?反正我在这边,有节目要录,也根本不会过去看你,而且我又不是医生,我也不能让你的伤好得更快,过去也只会添乱。我知道。”

尤长靖又低低说了声:“我知道。”

林彦俊很想说,你知道什么你知道,你知道我因为角度问题砸到崖壁上的时候想的是我要是死了你肯定又要哭了吗,你知道我醒来以后有多庆幸我还活着还能陪你一起活到一百岁吗,你知道我因为受伤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都在庆幸还好你不会知道这件事吗?

但他什么也没说。

他深吸一口气,把还要挣扎的尤长靖整个人摁进怀里,也不管尤长靖是鼻涕还是眼泪全都蹭到他老贵的衣服上,凑到人家耳朵边上:“我错了。”

我知道错了。

原谅我吧。

【14】
有些时候我自以为的不想让你担心,原来会变成更锋利的钢针去伤害你。

对不起。

再也没有下次了。

【15】
“那你以后也不要赌气吃那么多了。”

“好。”

“是真的胖了。”

“滚蛋!”

【16】
后来回到餐桌前录制节目的两个人,明显他们之间的气氛就不一样了。

节目组的人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了片场,这到底是《卤肉有约》还是《非诚勿扰》啊?

而节目播出后也确实引发了轰动,某群体女孩走街串巷,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过年的喜悦。

后来导演有悄咪咪地问过尤长靖:“那个,其实我们可以采用双主持的模式,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尤长靖想都没想:“不要!”

开玩笑,林彦俊来了以后,他还怎么放开肚子吃东西啊!

【完】2018/2/28 17:02

梗都是老梗。

emmmmmmmm随便看一下吧。



评论(21)
热度(251)

© 天利十八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