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利十八姨

1902年,200斤,鸵鸟胃

【言白】纸片人 /中篇[02]

TITLE:《纸片人》

CP:李泽言X白起

LENGTH:中篇

TIPS:超能力玩梗/私设严重/小时候就有遇见

预警:OOC/中度OOC/重症OOC  本章有女装出现,注意避雷。


前文戳这里:00 01


【02】

李泽言的住所里是没有其他人的。

这是白起在这所房子里呆了一天的感受。

从早上李泽言看着他吃完布丁出门上学后,除了中午有位姓张的阿姨过来做饭收拾屋子以外,就再没人出现过了。

这和他印象里自家总是有人进出、耳边总是环绕着大人间的虚以委蛇大不相同,这房子冷清得让他觉得有寒气透过他脚上这双海绵宝宝绒拖鞋旨钻脚心。

哦,拖鞋是李泽言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的,据说背后还有第一次网购就失败导致他再也不肯看某宝一眼的经历云云。

白起头顶上的耳朵跟随着主人莫名其妙的好心情抖了抖。他还是很腿脚不便地走上楼去,回到那个他醒来的房间。

然后一觉从下午两点睡到了晚上十点。

好像长出了外形猫化之后,连着生活习性也向猫靠拢。

白起看着窗外平静无风的院子,昨天晚上的画面走马灯似的在脑海中闪现,从男人狠厉的表情到来回撕扯的风,再到那一瞬间血液凝固、时间冻结的世界。

亏了白定远的心狠手辣,他的心理素质和观察力都是超乎常人的,在那种情况下他几乎算得上是冷静,本想着大不了就交代在那男人手里,也没有更坏的结果了。

偏偏是这个人出现了。

按理说他是没有时间静止后的记忆的,偏偏那人向他走来的画面加了蓝光一样的清晰,他甚至注意到了李泽言因为临时出门而来不及整理的衣领,左边的领子向内折了一半,右边的则毫无规矩地翘着。

嘴上还不饶人。

“小鬼,你快死了没?”

白起没有力气做更多的表情回应他,心里却是在吐槽:我死了,你救个死人有什么好处?

后来是真的睡着了。

白起从家里出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男人盯上,障眼法使了一路,好几次以为已经把人甩掉了,过两条街又能从商店橱窗玻璃上看见那人的身影出现在背后,悄无声息又令人胆颤的。

斗了一路,最后还是被钳了丢进巷子里。

趴在李泽言背上的时候莫名就觉得终于安全了,什么警惕心防备心全被周公一击必杀丢到摇篮里听催眠曲去,进而就没有了意识。

……

然后醒来发现自己像个春卷一样躺在陌生的房间里也就算了,脑袋上屁股后面还长出了不得了的东西,白起觉得就自己这经历,汤姆索亚听了也要落泪,杰克孙听了也会沉默。

白起望向窗玻璃上倒映着的自己,抬起手摸了摸依然屹立不倒的猫耳朵,叹了口气。

又睡了一觉也没变回原样,我怕是离中毒身亡不远了。

“所以,你有办法吗?”

“……”

“我得恢复原样。”

“……”

“不然就不能出门了。”

“……”

李泽言看着坐在自己床头柜上的某猫人,转头确认了一下时钟确实指向的是“11”不假,撑着脑袋的手感到了一丝无力。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其实是个有起床气的人?”

白起两只手撑在身体两侧,稍微把自己撑起来一点,压着尾巴的滋味不太好受,回答道:“没有。”

李泽言面无表情:“那你现在知道了。出去。”

……

十分钟后。

李泽言和白起又一次坐在了餐桌前,这一次两人的面前摆着一盘糊了的蛋炒饭。

李泽言:“我说了我只会做布丁。”

白起调换了一下姿势,改坐为蹲,李泽言有种他是不是要冲上来挠我一下的恐惧感。

然而白起只是捞过那盘炒饭,安安静静地吃了起来,一个眼神也没有给他。

李泽言把手撑在下巴上侧头看身边那个人埋着脑袋吃饭,身上穿着不合身的睡袍,栗色的短发下一节纤细的脖颈被绷带缠绕着,线条曲线一直延伸到睡袍领口内。

“明天周末,我带你去买套衣服。”

“我这样子,你确定?”

李泽言手托着下巴的姿势不变,语气里倒充满了肯定:“放心,我有办法。”

第二天。

白起:“……”

他的头上戴着一顶鸭舌帽,帽顶上有两个专门设计为耳朵形状的空挡,这都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

然而他的身上套着一条长及脚踝的连衣裙,上身收束显形,下身却做了蓬松的设计,让他的尾巴藏匿其中也丝毫不会被发现。

理所当然的,他的帽子下面还有一顶齐肩的假发。

李泽言:“超适合你。”

白起不过七岁的年纪,这个年纪的孩子五官尚未张开,本来性别特征就不是很明显,何况白起本身长得好看,眉眼间又自有一股英气,这一身打扮也不显得特别违和。

白起:“我国猫咬人是不犯法的吧。”

……

不过这么一来,确实走在街上也没有人看出什么端倪,反倒是回头率大大增加。

这两人本身就是气质异于寻常的人,虽说在成年人眼中不过是两个毛头娃娃,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承认这俩就是长得好,而且走在一起,从长相打扮到差了一头的身高差,还端的生出一股般配来。

两人逛了不少店铺,李泽言纡尊降贵地拎着所有包装袋。毕竟在外人眼里白起还是个小姑娘,总不好让女孩子拎东西。

从最后一家店铺出来的时候,太阳还明晃晃地挂在头顶上,天上却开始飘起细细的雨丝。

李泽言把包装袋交给白起:“我去买把雨伞,你在这里等我。”

白起点头,摆手表示你放心去吧,李泽言便一手挡在头上向马路对面跑去。

然而当他从超市里出来,却险些被刺耳的喇叭和刹车声滑坡耳膜……


注:接下来就是游戏的主线情节了嘿嘿嘿,非酋制作人要冒泡了【苍蝇搓手】。顺便说女装没有女化角色的意思,剧情需要,两个人在我心里都是攻得一批的。

再注:好想赶快到【现在篇】【期末考前的焦虑】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