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2年,200斤,鸵鸟胃

【言白】纸片人 /中篇[01]

TITLE:《纸片人》

CP:李泽言X白起

LENGTH:中篇

TIPS:超能力玩梗/私设严重/小时候就有遇见

预警:OOC/中度OOC/重症OOC

前文在这里:http://a-18-yi.lofter.com/post/1d0c690b_12039f0a

【01】

李泽言把人背到家门口的时候感觉肩膀和胳膊都已经麻了,暗忖这小鬼看上去像根扒光了叶子的树杈,真拎在手里的时候还真有几分重量,没看出来是个这么结实的家伙。

白起全程尸体一样趴在他背上,两只手倒是老老实实地攥着他的衣领子,活像个索命的无常勒住了他的脖子。李泽言不是个爱说话的,勒就勒着吧,真喘不上气了就把这尸体丢了,他也算仁至义尽了。

主要是,他不确定他说话背上这货能不能听到。要是听不到,说了也是白说,他何苦在这自己跟自己大喘气。

两层的复式建筑里黑漆漆的,看起来一点人情味都没有。

李泽言进了门就把雨伞收了放在一旁,继而又摸黑把人背到二楼,直到真正放在床面上了才松了口气,觉得快要把这辈子的耐心都花光了。

两个小时前,严格遵循作息标准的李泽言已经准备就寝了。

这一个晚上也只会是再普通不过的夜晚,他会陷入沉眠,然后和往常一样一夜无梦地醒来,再按部就班地去上学,周而复始的。Evoler的生活并不会和寻常人有太大的不同。

然而躺下半小时左右,一阵不同寻常的能量波动硬是将他从不清醒的状态中拉回现实。

“结果捡了个麻烦回来。”李泽言站在床边,看着床上那个将躺尸贯彻到底的小鬼,这么想到。

他还是没有开灯,雨水在昏黄的路灯照映下,以一种决绝的姿势撞在他的落地窗上,噼啪作响,前仆后继。

他从旁边的矮柜里翻出医药箱,这才开了床头灯,算不得娴熟地给人上药。

白起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遍布,好在伤口都不是很深,除了脖子上那条差几厘米就划破动脉的口子,没有太致命的威胁。

就是伤口实在多了点。李泽言三两下把人身上已经被刮得破布一样的衣服剥了,目不斜视地上完药,抖抖被子把整个人都裹进去。听到那人不舒服地哼了两声,一副意识模糊的样子,他又掩了掩被角,还要注意着别压到伤口。

处理完这些他又去浴室洗了个澡,把身上沾血带雨的衣服直接丢进垃圾桶,来来回回搓了三遍才去了隔间睡觉。

以上这一切,都被他归结为“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类似同类的人所以我才忍不住救他一下”。

给自己的行为找完理由的李泽言很快就睡着了,雨势变大变急都丝毫干扰不了他。

第二天。

“……”李泽言望着缠在自己手上的白色尾巴,陷入了沉思。

且不说原本春卷一样睡在隔壁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床前,李泽言觉得自己十一年来的世界观第二次崩塌了——第一次是发现自己是个Evoler的时候——为什么有人能凭空长出猫耳朵和猫尾巴出来。

李泽言心头掠上一阵奇异的感觉,他开始担心一会儿这个小鬼开口不会直接“喵——”出来吧。

然而那个脖子上还缠着绷带的人迟迟不开口,他就像一只真的猫一样坐着,身上裹着深蓝色的被子。依然是人类的瞳孔里清清澈澈的,倒映着李泽言刚醒来时头发乱作一团的脑袋,只有尾巴不安地在李泽言手上扫来扫去。

“狂。猫。病。吗?”他前一天晚上是被个半成品猫人给挠了不假,难道这是附带的什么副作用?

李泽言伸手在那双耸立着的白色耳朵上摸了摸,换来白起皱起眉头朝边上躲了一下,伴随着一声压低了的吼声。

李泽言也皱眉:“你不会说话吗?”

没有回答,白起动作僵硬、慢吞吞地爬下床,被单在地上拖拽着朝前走了两步,看上去是在找什么东西。

李泽言也不管他了,自顾自往身上套衣服,起身去洗漱。等他从盥洗室出来,白起已经累瘫了靠坐在窗边的地上。本来伤口就没全好,刚醒就被冲击了世界观还吊着一口气走来走去,现在就像被耗完了电的诺基亚,只差一步就自动休眠关机了。

李泽言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的:“你真的不会说话?”

白起掀起眼皮瞅了他一眼:“饿了。”

李泽言:“……”

生平第一次见到比自己更酷的人。

最后两个人还是坐在餐桌前,对着桌上白瓷碗装着的焦糖布丁面面相觑。

李泽言嚼着涂满草莓酱的吐司:“我只会做这个。”

白起:“我也可以吃吐司。”

李泽言摆手:“可是没了。”

五分钟前还有的。白起盯着他。

李泽言伸手在他脑门上敲了一下:“知足,感恩,懂不懂?”

 

注:这就是一个脑洞很大、全是私设、画风永远在突变的故事,看个开心就好,么么哒。

当前时间线是过去,李泽言11岁,白起7岁,预计不超过五章就拉回现在。【期末开坑也是很溜了】

再注:是两个很酷的人谈恋爱的故事

评论(4)
热度(57)

© 天利十八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