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利十八姨

1902年,200斤,鸵鸟胃

【言白】纸片人 /中篇[00]

TITLE:《纸片人》

CP:李泽言X白起

LENGTH:中篇

TIPS:超能力玩梗/私设严重/小时候就有遇见

预警:OOC/中度OOC/重症OOC 来自一个只玩到了第五章的非酋,为了不要漏洞百出就只好开脑洞了。

【00】

阴暗逼仄的小巷口,有野猫打翻垃圾桶盖发出哐当的响声。那混黑短毛覆盖的生物在桶沿来回巡视了几番,因为光线暗淡而变得圆瞪的黑色瞳仁盯了某处几瞬,跳落地面,不发出一丁声响地跑走了。

巷子深处是个死胡同,只有几尾月光像是漏网之鱼,滑入其中,让人勉强视物。

穿着灰色外套的男人将帽檐压得低低的,只露出从耳后一直蜿蜒到嘴角的疤痕。他站在巷子口往里数几米的地方,正好挡住了出路,闲闲地抽着烟,手指间红色的亮光若隐若现。

他的面前是一个7岁左右的男孩,一件白色的长袖早已染黑,不知道是在地上滚过多少回才造就的。原本笑容满面的米老鼠也因为破损而变成嘴角下垂,正如它的主人此时的表情一般。

“胆子不小,自己一个人也敢往外跑?呵呵,白定远这个匹夫……”男人呼出一阵雾,说。

男孩蓦地抬头,脸上因为反抗而添上的乌青暴露在月光下,一双眼睛却像是烧了火,汩汩地往外蹦着星火,像要把这一方空气点燃。

“哟,还说不得了,白定远可没把你当亲儿子养。”

有夜风夹着深秋的露水朝这边涌过来,男人不以为意地搓搓手臂,将烟头丢到地上踩灭,“好了,时间到了。虽然你一个小鬼,又是个普通人,不过……”

“我还是送你一程吧。”

男人双手慢慢弓起,手掌收拢作爪,有锋芒闪过,再仔细看去,他的手指甲竟在一瞬间伸长两寸,并且弯似镰刀。如果有旁人在场,就能看到他的瞳孔也骤缩成竖条状,两颊隐隐有猫纹闪现。

男人抬手便向地上的男孩脖颈抓去,同一时刻,又是一股风汇聚而来,正正化去了男人的攻势,同时将男孩托举至一米多高的空中。

男人怔愣片刻,嘴角慢慢勾起猫似的弧度。

然而男孩此刻的状态并不好。那突如其来的风似乎戾气极重,上升的气流来回冲击着他本就脆弱不堪的身体,让他像一个断线的纸风筝般在空中不受控制地飘忽摇晃着。

男孩紧闭着眼,耳朵因为气压骤变的缘故已经有红色缓慢地流出来。

“呵,小把戏。”

男人再次攻去,这次他的动作又要迅猛许多,男孩的脖颈处瞬间出现三道血痕。又是数次出手,男孩身上的衣服已经不比街边的褴褛乞丐了。

似乎是玩够了猫捉老鼠的游戏,男人再出手时已经变了路数,目标直指男孩的心脏处。

尽职尽责的月亮也打了退堂鼓,躲进了厚厚的云层中,夜色更加浓重了,空中甚至有亮色的裂缝出现,雨点也随之倾盆浇下。

男人的杀招已经出手,绝无回头的可能。

眼看男孩便要在撕扯的风和男人的手下断命,由深秋的雨来洗刷掩埋这一切。

生命的时钟却忽然停止了转动。

那雨像是被透明的顶罩托着,静止在了空中。与此一同被暂停的还有男人的动作,还有风。

有人沉静地迈着步伐走进巷口。他的两只手以规矩的姿势插在裤子口袋里,右边胳膊下夹着一把黑色的雨伞。

他走到被静止的人面前,盯着男人的猫瞳看了几许,面无表情地说:“原来是个半成品。”

Evoler不受他的能力影响。这个男人不知道通过了怎样的实验,勉强获得了别人的能力,化为己用,却称不上是个真正的Evoler。

他又走近被停在空中的男孩,纡尊降贵地抽出左手在他额头点了一下:“小鬼,你快死了没?”

被点到的男孩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当时间重新回归他的生命后他便彻底坠了下来,惊得那突然出现的人连忙伸手捞了一把,那一看就很新很贵的伞便一下子被冷落,跌入满是尘土的地上。

“啧。”

那人看了看怀里气息奄奄的男孩,又看了眼地上的伞,皱眉:“真麻烦。”

他换了个姿势把人背起来:“你自己搭着我,掉地上了我可不管捡。”又撑开伞,很是奇葩地把伞柄戳在了两人靠在一起的地方,保证可以遮雨又不会掉下来之后就任劳任怨地迈开步伐,离开了这条逼仄的巷子。

他走后,雨滴和男人一同落在地上。男人舔了舔指甲上沾到的男孩的血,晦涩不明地笑了,脸上的疤痕显得更加狰狞可怖。

注:因为此时白起的能力还没有觉醒,所以受李泽言的能力控制。

再注:老夫特的文字编辑真难用。

评论(6)

热度(68)